感知世界

我的吃穿用玩学知趣...

考研
梦醒犹叹梦时真, 半世蹉跎无用身.
怎奈南墙撞不破, 拂却新伤见旧痕. 

夜归
青烟丝丝舞, 酒醉点点深.
林雾层层重, 阻绝夜归人. 

叹梅
(15.7.4)
风雪最寒处,崖边探几枝。
喜闻花开早,恨见春来迟。

伤旧友之伤, 祝好运(两首) 
(15.6.20)
不识璞玉弃殊途, 轻舟巨浪宁沉浮.
无情岁月无情去, 应是涅槃映天枢.
(15.6.30)
一愿相托半世忧,人心易碎爱难收。
燃尽我泪还旧梦,百转柔肠为君留。

我的家已不是我的家, 那是谁的家? 璐宝宝的家.

证据:

今天洗澡前, 我找不到新衬衣了. 除了刚换下来的一套, 就剩洗衣机里有一套没洗的, 但我记得我不只这两套了, 没法子, 只好寻觅着拿一套璐宝宝的T恤来穿.

一会儿璐宝宝洗完了澡, 声称去帮我找一下. 我不以为然, 心想, 我把我的衣柜翻了两遍都没找到, 就不信你能找出来... 结果片刻之后, 宝宝真的给我找出了一套衬衣.

其实这样的事儿不只今天一次了. 我越来越找不到自己的东西了, 袜子, 手套, 书, 本, 纸笔... 这个家好像越来越不像我的了.

我以前在我家放东西是很记地方的, 很少有找不到东西的时候, 父母找不到东西经常需要问我. 可现在和这个更会收拾东西的宝宝在一起, 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

事实证明, 这次域名的更换和网站的搬迁是一次失败的经历. 搬迁之前, 我的 haphic.com 中至少有三张页面 PR=4. 两张以上 PR=3, 还有若干 PR=2. loybal.com 域名 PR=4, 域名的其它页面没查过. 可搬迁后没过一周, PR 全部跌为 0. 此后经历了两次 PR 值更新, 至今仍旧是 0.

而我的新域名 esloy.com 在经历两次 PR 值调整后, 也依旧是 0, 回想当初的 haphic.com 同样时间内 PR 都升到 4 了. 而 loyba.com 从启用到 PR=4 更只用了一半的时间.

其实网站搬迁之前, 我就知道这种搬法结果不会好, 但一惨至此, 还是有点出乎意料. 反正个人博客是写着玩儿的, PR 值啦, 广告啦一向很少关心, 由它去吧, 边写边静静的等.

 

星铃丹的博客全站转成 DT 了.

现在从 Z-Blog 转 DT 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 需要有 WordPress 作个中转, 尽管我本地也搭着 PHP+MySQL, 但我还是放弃了, 太麻烦, 反正猪肯定要写个 Z-Blog 转 DT 的转换器的.

没想到转换器没出炉, 丹丹先享受了猪的人工服务, 把主博客完全转为 DT 了...

没办法, 谁让人家一个是丹女王, 一个是猪呢?

我只好继续一边用 Z, 一边用 DT, 一边等...

估 计等猪的转换器出来了, 我的 DT 文章都有一定数目了. 转换就意味着放弃, 那样的话也只好不转了. 等 Z 走到尽头后把 Z 转换成另一个 DT 了事儿. 放正现在 DT 可以放子目录, 也可以共存. 想当初我为了装这个 DT, 把刚刚搬家稳定的 Z-Blog 硬从根目录挪到子目录... 郁闷啊.

学校开招聘会, 某同学被他妈带着一起去参加, 到了会场, 只见大门口排了好长的队, 好长好长. 于是某同学的妈妈便带某同学绕到了后门. 两个保安在守门, 恰巧其中一个是某同学的老乡, 某同学的妈妈便开始了公关:"...你们以后也要当父母滴, 你看当父母的容易嘛, 大老远的从四川跑到北京, 就是为了看孩子能找个好的工作, 这可是一辈子的事情啊..." 动之以情, 晓之以理, 那个老乡保安终于被打动了, 放某同学进去了, 而某同学的妈妈赶紧去买包烟答谢.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