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致命的8个经典问题

问题一:如果你家附近有一家餐厅,东西又贵又难吃,桌上还爬着蟑螂,你会因为它很近很方便,就一而再、再而三地光临吗?

回答:你一定会说,这是什么烂问题,谁那么笨,花钱买罪受?

可同样的情况换个场合,自己或许就做类似的蠢事。

不少男女都曾经抱怨过他们的情人或配偶品性不端,三心二意,不负责任。明知在一起没什么好的结果,怨恨已经比爱还多,却“不知道为什么”还要和他搅和下去,分不了手。说穿了,只是为了不甘,为了习惯,这不也和光临餐厅一样?

——做人,为什么要过于执著?! 阅读更多的»

教你学坏

编者按: 比较符合我的认识 - by haphic

首先我要把“教你学坏”定义一下。
我教你学坏的前提条件就是——你必须是个成年人。对于未成年人,我还是要教他学好的。但即便是这种教人学“好”,我也不是用中国道德家们的那种方式方法去教导他人的,因为我向来认为凡是天天嚷嚷着道德的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原因在于道德这东西是对己而非对他人的,是身体力行去做去实施、去做的,而非天天对着别人去号召、去倡导。道德家之所以喜欢舞动着这面旗帜,不过是因为这样做往往会给人一个错觉:谁说的最好听“谁就是最高尚的人”罢了!“缺什么吆喝什么”“到什么山唱什么歌”基本上也是这意思。

教人学坏的理由很简单:在狼窝里你试图让一个人变成温顺的小羊羔,那不是害人是干什么?岂不是成心让小羊羔成为火锅中肥嫩的羊肉片么?所以,在狼窝里喋喋不休告诉人要善良要慈悲的人,我有理由怀疑他想挤进火锅店里的饭桌旁,从沸腾的火锅里捞羊肉片蘸着鲜美的调料吃。
学坏是有原则的,因为我说的坏只是你生存中的盾牌,而不是矛。也就是说,我教你学的是防御之道。

举个例子来说明。
具体是那一年不说了,因为中国有很多很多过敏的年代,一提起来有人身上就痒痒不得劲,一不得劲了就会变着法儿来调理你,所以咱不说。反正是牵扯到政治或者说意识形态方面问题,本来大伙都跟着“起哄”发表观点,结果事后追查时,有人竟然推到我身上去了。目的就是从政治上来挤兑我。这招数我一直认为是最阴损、最下三烂的招数,厌恶至极,但偏偏让人背后给琢磨了!领导找我谈话,意思就是我要好好的“检讨反省一下”,把事情说清楚,对单位有个“交代”。不给我涨工资,没事;不给我丄职称,好说;背后说我点坏话糟践我一下,不要紧……但我有个底线:你不能把事情做绝,搞死我!原因很简单——你都不想让我活了,我干嘛让你活?到了这地步在宽容,那不是宽容是白痴了!

当然,我绝不会拿着刀去杀了背后做我文章的家伙,我没那么傻,违法搭上一条命太不值!再说我想来认为我的命比对方值钱得多,价格差异太大,这生意我不做……可是,难道就任凭对方背地里是阴招自己任凭对方踩打而不还手吗?绝对不能允许,不然的话,你往后的日子就没法混了。

于是,我对找我谈话的领导说:这些话明明是你我他咱们三个人在一起的时候说的,你们表现得比我还要激愤、话说的比我过头得多,干嘛现在都推到我身上?领导脸色一变:老简你怎么胡说呀,我什么时候跟你说过这些?我说:你忘了我可是记得清清楚楚的,开会吧,我检讨,随便我把你们俩对我说的这些话,全都兜出去,以表示我的诚恳!领导当时就急了:我并没有说一定让你大会检讨、过关,老简你干嘛这样胡闹呀?你这不是害人吗?
我也急了:光许你们害我我就不能害你们是不是?你要把我扔到泥塘里憋死,我要是不拉着你们衣服把你们一块拽下去沉塘,我是你儿子!没有做伴的我干吗?要坏咱一起坏好了,反正他妈都不是玩意儿,都混蛋好了!

领导态度变得和缓了:你这人怎么这样啊,平常笑呵呵的没脾气,没想到这么激愤呢!我跟你私下里说说不是给你提个醒以后说话注意吗?这不是上头追查我也得走走过场是不是?我又不是真想要你大会检讨过关啊!
火候来了你要见好就收,有了梯子你不下待会儿没了墙头上跳下来没准摔死你。于是我也态度和缓了:这么说是我刚才领会错你的意思了,对不起啊,谢谢你对我的提醒,我以后注意就是了。

这件事的结局当然是悄然揭过去,好像从来都没有发生过似地。估计领导对那位打我小报告的家伙也透过气了,这家伙后来见了我还是一如既往,装的对我特知己似地。也成,你是我“知己”,哪我也是一副你的“知己”状貌出现了。

我承认这件事我化险为夷的手法挺卑鄙。
因为我用的是诬陷对方的手段来遏制对方。
但我至今也认为就当时情境而言,这是一个最好的、最得体的处置方式。虽然手法卑鄙了些,但却成功的防守住了对方对我的伤害,结局还不错,见了面还都能相互装的都是好同事、很投机的样子。
我从来都坚决反对“以暴易暴”,但我赞成有节制的“以恶制恶”。原因在于一定要让恶人付出代价,不能让他们无本获利,否则的话,大伙都争着去当恶人了!既然对方用这么下作的手段来对付你,你谦谦君子反而成了以善纵恶,让对方他日越发肆无忌惮了!

大伙都恶了我看倒未必是坏事,因为都知道以恶制恶后,相反作恶之前倒要计算一下成本了。这就好像两个国家都有核武器在握一样,相反这核战倒是很难打起来。
更何况,人们之间为了相互保存维护自己,没准恶人们凑到一起商讨一下,会制订出一些相互制约的规则出来呢!
这也许是恶转化为善的契机。
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以恶制恶的时候,要随机应变,分寸适度。
因为——世上万事,过犹不及。

来源: 倚栏读简 | 链接: 原文链接

高调做事,低调做人

  高调做事,低调做人

  文秀

  朋友在办公室的墙上挂了他的自撰自书的条幅,上写:竖起桅杆做事,砍断桅杆做人。他说这是他的一次惊心动魄的经历的结晶。

  他出生在渔民家庭,世世代代以出海打鱼为生。或者是家庭的熏染,或者是男孩的天性,他从小就喜欢海,在海边拾贝壳,在海里戏水。他几次请求爷爷带他出海打鱼,可爷爷总是怕他这根独苗发生意外。

  他长大了,参加工作了,并且要远离家乡,到一个看不见海的地方。在等待行期的日子里,爷爷决定带他出一次海,一来了却他一向的心愿,二来让他去大海深处见识见识大海的博大。开阔他的心胸。或许对他的人生会有益处。

  他非常兴奋,跟着爷爷跑前跑后,做好所有准备工作之后,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扬帆出海了。

  大海深处,爷爷教他如何使舵,如何下网,如何根据海水颜色的变化辨识鱼群。可是天有不测风云,大海的脾气也让人捉摸不透。刚刚还晴空万里,风平浪静,突然间就狂风大作,巨浪滔天,几乎要把渔船掀翻,连爷爷这个老水手都措手不及,吃力地掌着舵。同时以命令的口气大喊:"快拿斧头把桅杆砍断,快!"他不敢怠慢。用尽力气砍断了桅杆。

  没有桅杆的小般在海上漂着,直漂到大海重新恢复平静。祖孙俩才用手摇着橹返航。途中,由于没有桅杆,无法升帆,船前进缓慢。他问爷爷:"为什么要砍断桅杆?"爷爷说:"帆船前进靠帆,升帆靠桅杆,桅杆是帆船前进动力的支柱;但是,由于高高竖立的桅杆使船的重心上移,削弱了船的稳定性,一旦遭遇风暴,就有倾覆的危险,桅杆又成了灾难的祸端:所以,砍断桅杆是为了降低重心,保持稳定,保住人的生命,人―是最重要的。"

  行期到了,虽然离开了爷爷,但他把爷爷的话记在了心里,那次历险也在他心里扎下了根。他的工作非常出色。得到了大家的拥护,一再升迁。他说:"做事就像扬帆出深入细致,必须高起点,高标准,高效率,就像高高的桅杆上鼓满风帆一样;做人则要脚踏实地,无论取得多大成绩,尾巴也不能翘到天上,无论地位多么显赫,也不能凌驾于他人之上,否则就会失去民心。失去做人的本分,终将倾覆于众人的汪洋大海之中。高凋做事,低凋做人。每当春风得意之时,我总会想起那砍断的桅杆。"

作者: 文秀 | 链接: 原文地址
« 2019年4月 »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    

统计

文章:257篇
评论:31条 (0条Spam)
相册:1个 (38张图片)
主题:Nagrand主题

Powered By Dutory,Templated by Nag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