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一流大学与清华北大的最根本区别

我们的大学,拿到钱常常用来盖大楼。也不算算一栋大楼是多少学子的奖学金。学校算得很明白:学生来来去去,最终不是学校的资产。大楼是要永远留在那 里的。更有甚者,是对学生乱收费。学生还没有毕业,就觉得自己被剥了一层皮。你能指望这样的学生成功后会回来孝敬学校吗?而看看人家,各个名校,永远把学 生看作自己最宝贵的资产。也只有这样的大学,才是真正的一流大学。 阅读更多的»

一部浓缩的医药史

<!-- @page { margin: 2cm } P { margin-bottom: 0.21cm } A:link { so-language: zxx } -->

公元前2000: ,吃这些根茎.

公元1000: 那引起根茎是异教徒的东西, , 念这些祈祷辞.

公元1850: 祈祷辞是迷信, , 服了这刘药.

公元1940: 那药是骗人的万灵药, , 吞了这药片.

公元1985: 药片没有药效, , 吃抗生素.

公元2000: 玩生烹都是加工产品, , 吃这些根茎.

所有女人都应该知道的16个科学发现

 

健康是我们所有人的追求,尤其是更加脆弱的女性,但是,健康从何而来?怎样才能健康?以下是科学家们的最新发现:

1.不要太干净

    伦敦卫生及热带医学学院的研究发现,约30%的女人没有正确洗手的良好卫生习惯。但是,洗手用肥皂和水就足够了,使用太多高科技抗菌产品可能会有反作用。《不干不净吃了没病》一书的作者玛丽·鲁巴斯称,用太多抗菌产品不仅无法预防感冒和流感(这些疾病是由病毒传播而不是细菌),而且它们可能会影响你体内的菌群平衡,让更为强势的细菌处于支配地位。

大多数细菌不会引起问题,很多细菌对健康有益,如通常生活在消化道中并生成生命维持所必需的营养的细菌。她指出,经常使用抗菌产品,会让这些有益的微生物难以生存。

 

阅读更多的»

部落格貼歌違法!高職生判刑5月

编者按: 由此看来, 音乐版权意识离台湾民众同样相距甚远, 法律的执行不过刚刚起步. 至于大陆, 在可预计的将来, MP3还注定是免费的午餐. - By haphic

記者:李御榮

在部落格分享音樂MV,小心觸法!台北市一名高職學生,把網路下載的影音檔,下載到落格讓網友欣賞,卻被法院認定侵權,判刑5個月,易科罰金15萬元,成為國內「貼歌遭判刑」的首例。

原本單純分享音樂,卻被控侵權,遭判刑,孫同學是國內首例,他到現在還是覺得「有那麼嚴重嗎?」

遭判刑學生:「就是想說也讓網友認識這首歌,或是這個歌手而已,然後普通也是一堆人分享這些音樂和影音,也不是只有我一個,我只是把音樂放上網路,也沒想過會那麼嚴重。」

去年12月,國際唱片交流基金會,IFPI,發現他的部落格上貼了將進近400首國內外流行歌,報警處理,法院依違反著作權法,判刑5個月,易科罰金15萬元。

只是,這樣的分享動作,網路上非常普遍,以孫同學張貼音樂的無名小站來說,隨便以關鍵字「音樂」搜尋,就能找到一堆「歌曲分享」,連YAHOO奇摩的部落格,也到處都是轉載來的音樂和MV。

如果說,部落格裡放音樂分享是違法,恐怕怎麼舉發都抓不完,到底侵權的界線在哪裡?法律留下的灰色空間,實在讓民眾,摸不著頭緒。

来源: 未知

中国的下一次革命

近几天欧美报章有关中港台的报道和评论:(2007年3月13日)

最新一期“经济学家”杂志就中国人大正在审议的物权法发表评论文章,题目是:“中国的下一次革命”。文章说,对中国共产党来说,今天要做到名副其实实在是个问题。

中国有一个繁荣强大的私营经济,私营经济占国内生产总值的三分之二,这对共产党坚持的意识形态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讽刺。

因此,此次中国人大要通过对公有财产和私有财产平等保护的物权法引起了不同寻常的争议。

“经济学家”杂志评论说,尽管有左派的强烈抵制,共产党决定要通过物权法,这至少是经济改革和法制的一个伟大的象征性胜利。中国如果想要继续30年来令人瞩目的经济发展,而且如果想处理好经济发展引起的社会紧张,避免广泛的暴力,那么一个能够比较明确界定,可行的产权法就是必须的。

改变?

那么这一物权法是否真能保护中国人所拥有的财产呢?“经济学家”杂志的文章认为这虽然是一个突破,但对物权法真正的保护作用却并不那么乐观。

文章说:短期内,不要盼望会有太多的改变。这一法律只是中国走出毛主义死巷的第一步。它并不会带来中国发展所需要的全面的产权革命。而且,它连中国最急迫的改变也满足不了,即给与农民他们所耕作的土地的产权。如果农民可以买卖他们的土地,那些决定继续务农的人就可以获得较大面积的耕地,可以更有效的从事农业生产。

新的物权法也并没有允许农民可以用土地作担保取得贷款,进行投资以发展生产。即便有了物权法,农民也无法保证他们耕作的土地没有被夺走的危险。在中国,大面积的良田已经被占据了。新的物权法将会保护那些夺走农民土地者的所得。

文章的结论认为:物权法本身并不会解决中国最混乱的一个问题。即到底谁拥有什么。特别是在农村,这一问题更为突出。因为农村的土地是所谓集体所有的。但即使是在农业之外,一家私营企业的所属也往往是不清晰的。而一些所谓集体或国有企业的行为则同企业老板的私人利益密切相关。

总之,通过法律并不就意味着法制。物权法只是个开始,但只有有竞争的政治制度和相对开放的媒体才能保证法律的实施。

贸易顺差

《金融时报》星期二报道了中国商务部长薄熙来在中国人大会议期间发表的谈话。薄熙来说,美国和欧洲没有能够在农产品补贴方面做出让步是造成多哈回合世界贸易谈判没有成功的最大障碍。

报道说,薄熙来是在中国二月份创纪录的贸易顺差公布之际发表上述谈话的,必然会引起美国和欧洲的强烈不满。美国和欧洲认为,中国没有为多哈会谈作出应有的贡献。

网瘾

《每日电讯报》星期五报道了中国为治理青少年上网成瘾所作的努力,还为此发表了一篇社论。社论说,中国治理青少年上网成瘾的工作人员说,青少年正在上瘾,上一代人的大烟枪已经变成这一代人的荧光屏。中国的治理方法是禁止青少年进网吧,而且把上网成瘾的人送进兵营。

社论说,也许英国的家长们觉得这是一个好办法,但问题是,中国的青少年希望看到没有经过政治管制的西方式的互联网资料,如果中国政府认为可以阻拦中国的青少年,那只能说明自己不懂互联网世界。

来源: BBC中文网

外媒:北京摆出的架势让小布什无法招架!

●美国恐惧于有朝一日无缘“世界霸主”

新华社消息,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3月7日表示,美国务院近日发表的所谓《二00六年国别人权报告》涉华部分,再次无视基本事实,对中国人权状况进行无端攻击,中方对此表示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秦刚说,中国宪法明确规定尊重和保障人权。中国各级政府坚持执政为民、以人为本,在扩大民主、加强法治等方面做了大量工作,中国人权事业不断取得新进展。中国人民依法享有人权与基本自由。这是有目共睹的事实。他说,美国根本没有资格以“人权卫士”自居,这是国际舆论的共识。我们奉劝美方多关注一下自己的人权问题,停止利用人权问题干涉别国内政的错误做法。

如果现在就要评选2007年美国听起来最伤心的一句话,北京所呵斥的这一句“美国根本没有资格以人权卫士自居”,也许是最恰当不过的了。尽管这对于以战争打造和装饰民主的美国根本就不损毫毛,但如果需要我们提前为布什准备一份“2007圣诞礼品”的话,恐怕非潜台词“美国根本没有资格以世界霸主自居”莫属了。

华盛顿不能不担心,既然北京现在就敢于前所未有地在人权问题上如此牛气地回击“美国根本没有资格以人权卫士自居”,那么谁敢为华盛顿打保票,到了2007年年底,北京不会拿出一句“美国根本没有资格以世界霸主自居”来叫美国无地自容呢?

其实,北京所谓的“美国根本没有资格以人权卫士自居”,决不是北京对美国的一时冲动和肆意贬低。当美国当年以武力将“美式民主”强加给伊拉克、强加给全世界的时候,当美国现在继续以军事占领在伊拉克滥杀无辜的时候,这种打着维护世界人权旗号的血腥侵略政策,即使总是喜欢支持政府愚弄政策和侵略政策的美国民众也不得不站出来坚决反对。

十分微妙的是,正是美国的肆意纵恿,台湾的陈水扁最近才敢迈出“四要一没有”挑衅大陆的“台独”不归路。对于崇尚西方民主和自由、羡慕西方人权政策的一些中国民众来说,即使中国在人权方面还没有做到宪法所赋予“尊重和保障”的尽善尽美,但恐怕也不会赞成美国使用武力以实现把美式民主和人权强加给世界的最恶劣最粗暴地侵犯人权的屠夫行径。

北京说了“美国根本没有资格以人权卫士自居”也就说了,大不了那只是中国人的偏见而已,可是北京一不作二不休,死死地揪住华盛顿不放,还“阶级斗争扩大化”地告诉全世界这是“国际舆论的共识”,大有为全世界敢怒而不敢言的“被压迫民族”伸张正义的“来势汹汹”。

毫无疑问,北京所谓的“美国根本没有资格以人权卫士自居”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北京强调这一观点是“国际舆论的共识”确实就是全世界对美国的盖棺定论。不难想象,一旦美国失去了“世界人权卫士”的美丽光环,正在遭受全世界围剿的美国霸权主义政策将更是雪上加霜。即使华盛顿不在乎北京所谓“美国根本没有资格以人权卫士自居”的潜台词可能就是“美国根本没有资格以世界霸主自居”,令华盛顿真正恐惧的是,美国有朝一日真的没有资格再称霸世界了。

华盛顿产生恐惧感不是没有道理的,当年冷战时期美国与苏联为谁是世界上第一大超级大国而争得死去活来,当时根本就没有能力沾上“超级大国”之光的中国只是一个旁观者。而今天的世道大不一样了,那个只有在神话中才发生“死而复生”奇迹的“死鬼”俄罗斯不但“霸道思想”死灰复燃,而且最近大有卷土重来的势头,最为恐怖的是,今天这个被美国人权标准的口水淹没了几十年、财大气又粗的中国,第一次像一条汉子那样顶天立地的呵斥“美国根本没有资格以人权卫士自居”,谁敢想象北京还会做出什么“恐怖主义”来呢?

美国完全有理由产生恐惧感,也完全相信这是“国际舆论的共识”,因为国际舆论最近还达成了一个共识:美国是这个世界的“魔鬼老三”。“魔鬼老三”当然也就没有资格做世界老大了。这就是我们刚刚在3月5日《赖斯“最后的温柔”》中所评述的“中国没说什么美国心慌什么”,美国发慌的显然就是北京的那句潜台词。

●“魔鬼”以色列被推上审判台

据英国广播公司(BBC)消息, BBC国际部3月6日公布的一项全球调查显示,在全球12个主要国家中,以色列、伊朗和美国的形象最差,加拿大的形象最好。报道称,BBC国际部对27个国家的2.84万人进行了问询调查,让他们就美国、英国、加拿大、法国、中国、印度、伊朗、以色列、日本、朝鲜、俄罗斯和委内瑞拉12个国家对世界的影响是正面还是负面做出评价。结果显示,以色列高居“负面影响国家”榜首,其次是伊朗和美国。在被访者中,56%的人认为以色列对世界的影响是负面的,17%认为是正面的。排在第二位的是伊朗,负面影响和正面影响的比例分别为54%和18%;第三位是美国,分别为51%和30%;接下来是朝鲜,分别为48%和 19%。哪个国家的形象好?答案是加拿大、日本和法国。54%的人认为加拿大对世界的影响是正面的,只有14%的人认为是负面的。日本和法国排在加拿大之后。此外,中国、英国和印度被认为对世界的正面影响大于负面影响,俄罗斯则负面影响更大些,委内瑞拉是对半分。在对欧盟的看法上,53%的人认为欧盟对世界产生积极影响,19%的人认为其影响是消极的。发起这项调查的一位教授说:“似乎世界各国的人们往往对那些追求军事力量的国家持消极的看法。”他补充说,“那些温和派政府所在的国家,比如法国和一些欧盟国家,人们对它们的看法往往是积极的。”

以色列“荣膺”国家形象最差的“世界魔鬼老大”,应该说是当之无愧,尽管全世界还在同情犹太民族在二战中所遭受的惨无人道的“纳粹大屠杀”。

我们一直提醒人们注意一个被扭曲的事实,以色列军人几十年如一日,肆意杀戮阿拉伯尤其是巴勒斯坦无辜民众就如同踩死蚂蚁一样,但由于得到了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的赞赏和支持,非但不为伊斯兰国家之外的国家所了解和谴责,反而被不明真相的人们视作维护民主和人权的合法和正义行为。

现在,这个正在被世界尤其是西方社会所认同的残酷的事实,也许就是以色列在英国广播公司(BBC)的这个项调查中脱颖而出“勇夺桂冠”嚗出冷门的最大理由。

我们也一直在强调一个观点,以色列是伊朗可能遭受美国和以色列军事打击的最不确定的因素之一。以色列出自连美国都拿不出证据以证明伊朗研制核武器的极端仇视,除了极力鼓噪美国对伊朗动武之外,极有可能不顾美国的阻拦而对伊朗核设施采取单边军事打击行动,以达到摧毁伊朗核设施并最终把还不想落水的“魔鬼老三”美国拖下水之罪恶目的。

最为可恶的是,以色列公然侮辱伊拉克和整个阿拉伯世界。据英国《每日电讯报》2月24日报道,一位以色列高级防务官员称,美以两国正在展开谈判以便让驻伊联军为以色列战机开辟一条“空中走廊”,为以色列对伊朗核项目采取单边军事打击行动提供便利。显然,狂妄的以色列根本就没把伊拉克民主政府放在眼里。正是这个自己早已拥有核武器的“美国阿拉伯特区”,除了武力还是武力,似乎是在拿阿拉伯世界无辜的弱者作为“纳粹大屠杀”犹太受难同胞的祭品。

在全世界对以色列国家形象重新认识的同时,以色列《新消息报》3月1日透露说,现在伊朗正在通过黎巴嫩真主党在黎巴嫩部署射程为170公里到250公里的新型远程导弹,目前部分导弹已经偷运到黎巴嫩境内。不可否认的一点是,不管是以色列单独行动还是与美国联手挑起对伊朗的军事打击行动,都将把伊朗、伊拉克、黎巴嫩甚至整个阿拉伯国家卷入这场战争当中,而这场“亚世界大战”的结局绝对是在以色列意料之外而在内贾德的意料之中:以色列将被从地图上抹去,最起码会被从阿拉伯世界的地图上抹去。

一个无耻地利用世界善良的人们对犹太民族同情的“魔鬼老大”,终于在发动战争之前被自己的西方盟友推上了道德的审判台,难怪北京呵斥华盛顿“美国根本没有资格以人权卫士自居”,西方民主的神话该是被彻底揭穿的时候了。


●北京摆出了让布什无法拒绝的架势

让人们感到惊奇的是,总是非世界老大不当的美国在英国广播公司(BBC)的这次调查中竟然成了“魔鬼老三”,华盛顿不能不醋意大发了。当然,英国广播公司(BBC)的这项调查也许不能完全代表全世界民意,但最起码排除了美国和以色列最大的敌人内贾德可能贿赂被调查问询的2.8万人的作弊嫌疑,因为内贾德自己的祖国伊朗也“幸运”地拿到了银牌。

人们应该注意到,美国《波士顿环球报》3月4日发表文章透露,美国总统布什已经开始懂得“我是霸主在世界上行不通”的道理,并开始用外交对话代替狂吼和动武来处理一些国际事务。文章认为,“现在你把赖斯派到那儿,做你六年来都没做过的事情——会谈”,这是布什一个有意义的小的进步。

所谓“布什有意义的小进步”,也就是我们在3月1日《中国“你太有才了”》中所评述的:赖斯已经沦落为一个“占着茅庐”的“总统传声筒”,如果她真的要改变自己改变美国,那么明智地走出“布什的世界”,才有可能重新让世界耳目一新。接着我们在3月5日《赖斯 “最后的温柔”》中认为赖斯已经决意为内贾德奉献自己“最后的温柔”。

现在,人们正在看到,赖斯正在走出“布什的世界”,布什也不得不走出“布什的世界”。这恐怕就是在BBC的调查中美国再也做不上“魔鬼老大”的重要原因。其中十分重要的一点是,美国愿意接受中国一直倡导的和平谈判是解决一切争端的最佳途径这一“革命思想教育”,不得不放下了“魔鬼架子”跟“红色魔鬼”之一的朝鲜打上了文明交道,而且最近美朝在纽约相聚甚欢,似乎演绎一个有如胡锦涛为中国和巴基斯坦树立的“中巴关系堪称不同文明国家和谐共处和谐进步的典范”的美朝关系新篇章。

同样的,在“比拉登还要拉登”的内贾德领导下的伊朗也不亦乐乎,伊朗外交部长穆塔基3月7日表示,伊朗将会参加将于3月10日在巴格达召开的有关伊拉克问题的国际会议。这样,美国和伊朗的外交官员将实现自2004年底以来在公开场合的首次正式碰面。

不难想象,一旦美伊在本次“体面的台阶”上发生意外的“触电的壮举”,那么美国的“魔鬼”形象自然比咬定武力作为解决伊朗核问题唯一途径的以色列就逊色多了。在我们看来,在BBC本次“魔鬼”评选调查中,以色列荣膺冠军是罪有应得,伊朗稳获亚军无疑证明了伊朗在中东地区影响力的迅速提高,美国屈居季军说明了美国的全球影响力正在衰退。

十分有趣的是,中国在BBC的这次调查中只获得了中上水平的排名,跟“魔鬼”还有一段距离。其实,一个既与 “魔鬼老三”美国“同流合污”、同时还跟被美国指责为魔鬼的伊朗及朝鲜“狼狈为奸”的中国,即使具有五千年文明智慧的染不上“魔鬼爱滋病”的抵抗能力,但同样是中国人自己发明的“近墨者黑”,最起码中国也难以抵挡那些魔鬼们身上的妖气侵蚀,即使走遍全世界也能闻到那股“红色妖味”——比魔鬼还要可怕的红色魔鬼。

显然,宣称永不称霸的中国还远远没够资格成为世界霸主,但北京所谓“美国根本没有资格以人权卫士自居”的潜台词可能就是“美国根本没有资格以世界霸主自居”,这就是北京为布什提前备好的“2007圣诞礼品”。也许在2007年底圣诞节到来之前,忌讳这份“2007圣诞礼品”的布什会试图表现“出于污泥而不染”的荷花气节,但目前看来,北京摆出了让布什无法拒绝的架势牌。

来源诸多, 不一而足

Witness: 1 Killed in China Protest

Witness: 1 Killed in China Protest

By AUDRA ANG
The Associated Press
Tuesday, March 13, 2007; 12:38 AM

BEIJING -- A student was killed and at least 60 people were injured in central China when villagers armed with bricks and rocks clashed with baton-wielding police over rising transportation fees, a witness and news reports said Tuesday.

Residents in Zhushan, a village in Hunan province, began gathering around a government building on Friday to protest an increase in the cost of public transportation, said Zhang Zilin, a local human rights activist.

The crowd swelled to about 20,000 by Monday and the demonstration turned violent when local authorities dispatched police, who started attacking people, said Zhang, who rushed to the scene after a resident telephoned him.

It was the latest in series of bloody confrontations between authorities and citizens, most over corruption, the widening gap between rich and poor, and official attempts to seize land.

The protesters in Zhushan were "very, very angry and were shouting 'Beat the government dogs to death,'" Zhang, 22, said in a phone interview. They were throwing rocks and bricks at the officers and set fire to five police cars, he said.

At least 1,500 paramilitary police and riot police wearing helmets and carrying batons yelled back "Beat them to death," Zhang said.

"They beat everyone including old people, children, women and people who were just passing by," he said. At least 60 people were injured, Zhang said.

He said Monday's clash lasted about five hours, starting midday, and villagers surrounded the government offices until 8 p.m. before dispersing.

A man who answered the telephone at the police station at Yongzhou, which oversees Zhushan village, first said he was "unclear" about the situation and then dismissed it as "rumors." Telephones were not answered at the Yongzhou government offices.

Zhang said he did not have any details about the student who died, but Hong Kong's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newspaper said the boy was hospitalized on Sunday and died Monday.

Hong Kong broadcaster TVB quoted Qing Zhao, a teacher at a local school, as saying that four students were injured in the protest and he was told that one of the boys later died.

Both the newspaper and television station said the cost of public bus travel had approximately doubled since the Lunar New Year in February.

On Tuesday, road blocks had been set up to seal the area and police had put up notices asking people who participated in the demonstration to turn themselves in, Zhang said.

The incident came as China's legislature was convening for its annual meeting. The ruling Communist Party has in recent years focused its efforts to develop the poverty-stricken countryside and improve the lives of its 800 million rural residents.

Chinese Premier Wen Jiabao mentioned rural education and health care subsidies in his opening speech last week, while the party has set aside billions of dollars in new farm subsidies.

By AUDRA ANG | From: LINK URL

武士道的虚妄

  武士道的虚妄

  谭勇

  公元10世纪,随着唐朝的衰败,日本王朝仿制唐律的律令制也逐渐松弛,进入新兴贵族藤氏掌握实权的摄关政治时代。律令制瓦解后,天皇不再掌握实权,地方庄园的庄主成为地方统治势力,各自培植武力组织,即由"家子"(同族子弟)和"郎党"(随从)联合而成的武士团。他们在相互斗争中发展壮大,形成武士阶层,进而削弱中央贵族权力,打下了武士政权的基础,形成武家社会,一直持续到1868年幕府灭亡。

  以武士阶层形成的历史过程来看,武士初时是以效忠于各自为政的地方势力而存在的,武士对主君无条件地恭敬服从,尽忠是至高无上的训条。所以,武士必须牺牲一切,死心塌地为主君履行义务,报答主君的恩义。可是在明治维新以后,日本人八百多年来对领主、地头的忠诚,如何能够迅速转移到天皇的身上呢?欲解开其中的奥秘,不得不从头来检视日本武家统治史上形成的的所谓"武士道"的内涵和实质。

  由于武家统治在日本持续了近九百年,所谓武家文化――"武士道",对日本古代以及近代社会都产生了不可避免的影响。因此,述及日本人的文化心理结构,"武士道"是不可或缺的一个名堂。"武士道在字面上的意思是武士在其职业和日常生活中所必须遵循的道理,概括言之,即武士训诫,也就是武士按照其隶属的阶层不同而必须尽到的不同义务"。(〔日〕新渡户稻造,《武士道》,傅松洁译,企业管理出版社,2004年1月第1版,第三页。)其实,"武士道"并不是封建历史上存在的词汇,而是近代日本知识分子在回顾总结封建时代武士阶层的道德规条、行为方式、生活习惯以及核心精神所提出的概念。

  由于"武士道"并无成文法典,所以近代日本知识分子在总结其内涵、外延时难免杂糅很多民族情绪,以至于盲目夸大美化其历史意义,歪曲解释其精神本质,而对所谓武家文化的陋规、积弊、及其思想流毒视而不见,反称其恶臭为香美。新渡户稻造说,武士道起源于佛教、孔孟之道、儒家经典和神道教,因为佛教的"心境平和"、"对命运温顺的态度"、"卑生并亲死"的心情给了武士道以启发,"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儒家伦理秩序则是武士道最大的道德渊源。以上穿凿附会的无厘头式的结论不知道是如何得出,是如何把"武士道"与佛教、儒家思想扯到一块的。"慈悲为怀"、"普度众生","怜蚁惜蛾"的佛教思想不知如何启发了好血嗜杀的武士道,"亲亲而爱物"、"孝悌为先"的儒家伦理秩序不知如何变成了以死心塌地当奴才走狗为荣的武士道,这些简单粗糙颠三倒四的攀附令人莫名其妙,不过诸君且看他的武士训练法,自然不难得出自己的结论:

  "武士就应当把儿子放入艰难险峻的环境中,才能让他们完成有如西西弗斯般的苦役……到令人毛骨悚然的恐怖场所――如刑场、墓地、凶宅等处。少年们甚至热衷于这种游戏,在执行死刑的时候,当场观看那可怕的场面,过后,在黑板里单独一人到白天的刑罚执行地,在砍下的头上留下一个印记后再回来。"(日 新渡户稻造,《武士道》)

  诸君领教过以上训练武士之道后,除了骇然想起日军在南京大屠杀中令人发指的砍头竞赛之外(有关百人斩的记载),不知还能做何感想。而新渡户稻造竟说这一切源自于佛家的慈悲与儒家的仁爱,这种以变态为勇武,以血腥为美感,以凶残为坚忍的信条不知出自哪本佛教经文、哪套儒家经典。即便非要凭此以"知死"、"刚猛"来标榜整个日本民族,也仍然未免夸大其词,在日本历史上固然出现过一些好血好勇、死心塌地当奴才的死士,可中国历史上"杀身成仁,舍生取义"的侠客豪杰、英雄好汉、忠臣义士多如银河沙数,又岂是日本武士所能望其项背。

  说"武士道"出自日本土生土长的神道教倒是可以一拍即合,神道教是个追求现世的自恋狂式的宗教,没有"六道轮回",没有"因果报应",没有" "没有""连供奉在日本神社里祭拜的"神",也是个子虚乌有的东西,神社里的神位除了素镜一面,空空如也,信众们伏地匍匐顶礼膜拜的,只有镜中的自己。大概如此一来还可以美其名曰"认识你自己"吧。但武士们偏偏又不是那么认识自己,战犯头子东条英机本是武士世家,他自己也说过如果失败就要用武士的方式来结束,日本战败后美军要逮捕他,按照武士道传统,他本应"切腹"才对,可他却想用枪来了断,结果举枪自杀还未遂,被抓起来审判,最终死在绞刑架上。大反其常的还不止东条英机一个,十四个甲级战犯中,十三个是武官,都没有一个是"以武士的方式来结束"自己的,"好血好勇"、"亲死卑生"的武士精神到了展示"大无畏"的关键时刻竟如此狼狈,这又算哪门子的武士道呢?

  这种笑话还不止一个。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期,日军组建了执行自杀式飞行任务的所谓"神风特攻队"。长期以来,日本右翼分子将这些军国主义的替死鬼美化成为天皇效忠的英雄。如今,据英国《卫报》2006年3月1日报道,一位当年侥幸逃生的日本前"神风特攻队"队员、82岁的滨园重善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有人说我们是自愿飞行,这完全是谎言。军部领导认为把这解释为飞行员的自愿行为要比说成是强迫行为好得多"。他在最后的遗言中写道:"妈妈,这将是最后的遗言。只剩下数秒钟了。那种认为我们笑对死亡的说法是一个神话。" 对于右翼势力经常美化日本空军"神风将攻队",《朝日新闻》主编渡部恒雄说:"他们说这些日军敢死队员勇敢并乐意去死,并在死前高喊'天皇万岁',这完全是个谎言。他们其实是待宰的羔羊,每个人都在犹豫不决。其中有些人站都站不起来。他们是被宪兵们推到飞机上去的。" 如果新渡户稻造还没死的话,他大概还是"武士道"掰开两半,将这种尴尬的事情解释成勇敢活下去的"士道"吧,可是"勇敢"不足,"猥琐"有余,又当如何?难不成还是要回到佛教和儒家文化去扯一块遮羞布?

  当然,说"深受佛陀菩萨垂迹影响、广沐汉祖唐宗仁政恩泽"的日本神道与佛教教义、儒家思想没有一点关系似乎不太合适,只不过,主张善恶有报、因果轮回的佛教被日本人改造成了追求现世利益、承诺净土、保证往生极乐的"新佛教",连拒斥名利的禅宗来到日本后也变成了养生保命的静坐健身法,在如此现实的宗教观念下,还有什么恶行不能为?在日本幕府统治的历史上,德川将军还可以名正言顺地娶尼姑庵的住持来当侍寝的御台所(将军夫人),这在皇权至上的中国封建历史上都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说到儒家思想就更妙了,孔孟的仁心义性德行被抛弃的一干二净,徒剩一堆繁文缛节。美国皮里博士在《日本的真相》中提到:如果你让一个普通的日本人在虚伪和失礼二者中间选择,他会毫不犹豫地选择虚伪。而新渡户稻造博士则心有不甘地自我辩护道:比如日本人对一些问题的虚伪回答,如"你是否喜欢我?"或者"你是否有胃病?",他会毫不犹豫地虚伪地说,"我很喜欢你"或者"我很健康,谢谢",有教养的美国人也会这样做的。

  看来,新渡户稻造似乎混淆了善意的谎言和以善为名行凶作恶的区别,不过,他的混淆思维恰恰与日本人缺失仁义核心的礼法规则是一致的,全然抹煞了形式背后的正义与邪恶之分。

  在内在良知的制御缺失的同时,也强化了外在礼法的约束,所以表面的"失礼",不能按照礼法秩序行事,便被视为"耻辱",是日本人生活中的大忌,哪怕内心歹毒阴暗,表面上也必须遵行礼法,否则就会觉得没有面子,没有尊严。同样的道理,只要外化的行动表现为符合礼制规范,则无论其动机和目的多么险恶,都可以堂而皇之为所欲为。所以明知是罄竹难书的侵略史,却要美化为"亚洲主义"、"大东亚战争"、"大东亚共荣",明明是强奸和性暴力,却要掩饰为"慰安妇",明明是掳掠奴役中国劳工,却硬说他们是自愿的合同工,明明是强占了钓鱼岛,却还是要拿所谓的"旧金山和约"来遮羞,等等。孟子说,人天生皆有"四端",其中一端就是"羞耻之心",黑格尔说,羞耻心是人与动物的区别,人类自走出动物的范畴始,于步入文明史之前的蒙昧时期,便已有了"羞耻之心",也由此可见" 耻感"并非日本民族特有的德目,不同的是,最原始的外在道德价值"羞耻心"在日本社会里成了最高的德目,而且由于一直停留在表面上,没有经过内化转为心灵本质,于是最终成了唯一能约束外在行为的礼法规则。

作者: [EMAIL=tdl2008@yahoo.com.cn]谭勇[/EMAIL] | 链接: 原文地址
« 2019年4月 »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    

统计

文章:257篇
评论:31条 (0条Spam)
相册:1个 (38张图片)
主题:Nagrand主题

Powered By Dutory,Templated by Nag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