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史上著名的扩张战役

1、前214年,前213年,秦始皇遣将军蒙恬率军北击匈奴,北渡黄河河套,进攻纵深达到今天的阴山河套以北,戈壁以南,秦大胜匈奴后,置九原郡,治所在今天的包头。从此,黄河河套地区,永归中国。另外值得一提的是,随后蒙恬在燕、赵、秦长城基础上,修筑了万里长城,成为了此后2000年中国农业文明地域的基本边界。

2、汉武帝元朔二年(前127年),汉车骑将军卫青发动了进攻匈奴的河套战役。大破匈奴,收复了被匈奴占领的河套地区,汉武帝在河套建朔方郡,并建重镇朔方城。再次确认了中国对于河套地区的统治。

3。、汉武帝元狩二年(前121年),骠骑将军霍去病在河西走廊地区发动了两次河西战役,大破匈奴,一举占领匈奴最后的一块膏腴之地--河西走廊,使匈奴人哀叹:"亡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失我焉支山,使我妇女无颜色。"汉武帝在河西置张掖郡,并在今天的敦煌以西沙漠边缘建长城和玉门关和阳关两座雄关。从此河西走廊永归中国,只是在唐中期后被吐蕃占据,明代退缩进了嘉峪关。对河西走廊的征服可以说是中国历史上最重要的征服,从此中国打开了中亚的大门。

4、汉武帝元狩四年(前119年),卫青,霍去病两路并发,发动了目的在于征服匈奴的漠北战役。卫青进攻纵深达到今天蒙古的杭爱山,小破匈奴。霍去病一路,觅得匈奴主力,大获全胜。封狼居胥,并一直追击匈奴残部到了翰海(今天俄罗斯贝加尔湖)。这是中国中央政府军队空前绝后的大远征。本次战役对扩张来说,意义并不显著,汉无法长久占领漠北的土地,汉军退军后,并没有在那里建行政建制,匈奴很快就重占漠北。

5、汉武帝元鼎五年(前112年),汉伏波将军路博德在番禺大破南越,灭南越,置南海(治所在今天广州),交趾(治所在今天河内)等九郡,从此华南和越南北部纳入中国版图。(秦始皇首先开发五岭之南,并置三郡,但南越很快独立。)

6、汉武帝元封二年(前109年),汉楼船将军杨仆、左将军荀彘分率水陆军两路进击卫氏朝鲜,前108年,卫氏朝鲜降。汉置辽东郡(今天辽东半岛),玄菟郡 (今辽宁东北,北朝鲜),乐郎郡(今平壤),真番郡(今韩国北部),临屯郡(今韩国东北)五郡,充分说明了辽东和朝鲜半岛北部自古以来是中国的领土。

汉武帝对中国版图的贡献,在中国历史上无人能出其右,他巩固了河套,向北向西占领了漠南,河西走廊,青海。向南纳入了华南,越南北部,开发了西南。向东占领了辽东和朝鲜北部。在这些新征服的领土中,除了朝鲜北部和越南北部,都成为了中华版图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7、东汉永元元年(89年),窦宪、耿秉,分三路进击,大破北匈奴于稽落山。登燕然山(今蒙占杭爱山)刻石记功而还。东汉对北匈奴的攻击十分坚决,但中国历代实在无法占领漠北之地,所以对领土扩张并无多大帮助。东汉击破北匈奴,反而为鲜卑的发展提供空间,使鲜卑成为此后中国的大患。

8、东汉明帝永平十六年(73年)至和帝永元六年(94年),东汉假司马班超率特种部队,纵横西域,西域50余国均纳质归附,其子班勇继为西域长使,父子两代使西域在东汉朝后对中国中央政府长期处于臣服状态。虽然没有正式将西域收归中国,但确认了西域在历史上的中华属国地位,这为此后西域纳入中国版图提供了历史和理论的依据。

9、东汉献帝建安十二年(207年),丞相曹操在白狼山(今辽宁内蒙边界的辽西地区)歼灭乌桓主力和袁尚、袁熙残余势力。辽西地区,正式纳入中国版图。

10、三国蜀后主建兴三年(225年),蜀丞相诸葛亮平定南中(今云南、贵州及四川西南部地区)。建永昌郡(治所在今云南保山),从此云贵高原纳入中国版图。

11、唐太宗贞观三年(629年),兵部尚书李靖率军反击东突厥,大破东突厥,俘颉利可汗,灭东突厥。建安北都护府。将漠北纳入中国版图,但中国对漠北的征服始终无法巩固,50年后,突厥复叛。

12、唐太宗贞观九年(635年),西海道行军大总管李靖率军在柏海(今青海黄河源头的鄂陵湖和扎陵湖)大破吐谷浑部,吐谷浑慕容顺率部归唐,被封为可汗、西平郡王,吐谷浑成为唐朝属国。

13、唐高宗显庆二年(657年),右屯卫将军苏定方率军进攻西突厥沙钵罗可汗部,在金牙山(今中亚塔什干),大破西突厥沙钵罗可汗。灭亡西突厥,唐在西突厥故地设置漾池、昆陵二都护府,以突厥血统唐将阿史那步真、阿史那弥射为都护。唐代疆域扩张到了伊犁河流域。此后唐玄宗击灭中亚突骑施,把疆域扩展到了葱岭以西的河中地区(阿姆河和锡尔河流域)。

14、唐高宗显庆五年(660年),左卫中郎将苏定方引兵渡海,在熊津江(今韩国南部)口大败百济军,然后水陆并进,直趋百济都城俱拔城(今韩国全州)。百济倾国迎战,仍被苏定方大破,国王扶余义慈被迫率众归降,百济遂灭。唐在百济置熊津等五都督府。

15、唐总章元年(668年)以李勣为辽东道行军大总管,统帅诸军,分道合击高丽。唐军攻占平壤,灭掉高丽。唐廷在平壤置安东都护府,以薛仁贵为检校安东都护,率兵2万驻守此重镇。此后朝鲜北部以平壤为中心,在长达200多年的时间内,成为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此时中国的版图扩张到了极限。此后主要的扩张在清代,大家对清代在西藏新疆台湾和东北的扩张了解很多,这里就不多说了。

来源: 未知

甲午兵败的另类原因

说起甲午战争中大清陆军一溃千里的原因,稍懂点历史的人都能说出个一二三。内容无外乎因循守旧,官场腐败,营务废弛,统帅怕死……但除此之外,另外一个原因却鲜为人知。

说出来你会不信,那就是“开枪不瞄准”。

 一位参加过甲午战争的日本军官回忆说,在朝鲜战场上,日本各师团一碰到中国军队就立即卧倒,一动不动。这时候,中国士兵就开始争先恐后地放枪,一枪接着一枪,直到子弹打光。等到枪声渐渐稀少,日本军队就开始冲锋,结果可想而知。

这不是编出来的谣言,也不是手机里“恶搞”的段子。1860年,一位英国军官来华访问。他看到淮军士兵开枪的姿势很奇特。朝前放枪,眼睛往后瞅。他推断这可能是放惯了手铳、鸟铳的原因。

1920年直皖大战,双方动用兵力20万人,消耗子弹几千万发。可几个回合下来, 双方死了200多人。真正在战场上被枪打死的也就几十人。这种“恶搞”战争的作法,连外国人都看不下去了。英国《泰晤士报》驻华记者莫里逊以“极其恶毒” 的口吻在报纸上发表文章,建议中国政府恢复使用弓箭。一来弓箭比较便宜;二来可以对敌人造成真正的杀伤。

后来,蒋介石创办黄埔军校,亲自编写步兵操典。他以极其细致的笔触,异常详细地讲解了射击时的动作要领。他特别强调了“开枪要瞄准”这一关键性的动作。从这一点来说,后来北伐军所向无敌,“蒋校长”是居功至伟的。

这不是一段有趣的历史,它更像是一段黑色幽默。它以一种近似荒诞的方式告诉了我 们,中国现代化的进程走过了一条怎样曲曲折折的道路。中国人买来了洋枪洋炮,却没有学到“开枪瞄准”的“步兵心法”。中国的“洋务运动”与日本的“明治维 新”几乎是同时起步的。在向列强学习的方面,中国人总是三心二意,半推半就,稀里糊涂,得过且过;而我们东边的邻居却是认认真真,一丝不苟。
 
甲午战争结束至今,时间又过去了一百多年。在这一百年中,我们学会了“开枪瞄准”。但其他 东西却依然学得稀里糊涂:我们引入了足球联赛的制度,但公平竞争的原则却没人理会;我们想让国企具有活力,却忘了西方企业最根本的是存在对管理层的全方位 监督体系,结果我们让国有资产白白被私吞;我们放权给地方政府发展经济,却忘了西方的地方政府的一切操作都是透明的,而且西方普通老百姓享有充分的监督 权。我们……

日本的教师给高中生布置了这样一道题:“日本跟中国100年打了两次仗,19世纪 打了日清战争(我们叫甲午战争),20世纪打了一场日中战争(我们叫做抗日战争), 21世纪如果日本跟中国开火,你认为大概是什么时候?可能的远因和近因在哪里?如果日本赢了,是赢在什么地方?输了是输在什么条件上?分析之。”从这题就 可看出,日本人注重的是挖掘本质,而不是浮在表面的东西,日本人学了西方的东西,然而却非常注重自己的传统文化,对中华文化的继承乃至比我们还好,传统文 化与西方有益东西的结合,造成了日本人的经济比我们强大得多,这就是学得实质!

解放军中校为你讲述真正的美军

来源:凯迪网络 冬雷:中国国防部退役中校,高级口译员,走遍半个地球。目前为自由职业人。

(1)长官,你的餐费是七美元

去美军的一个基地参观,根据事先安排好的行程,基地司令在参观结束后请我们共进午餐,几个美军军官陪同。

午餐是在基地的一个招待所举行。午餐其实很简单,一道蔬菜沙拉,一道各人自点的主食,一道甜点,然后是咖啡。尽管我们的人都不太喜欢西餐,但双方谈天说地,聊得甚欢。我的翻译也刚好处于比较好的状态,反应相当敏捷。(每次访美一般都是两周时间,每周的前三天我都处于兴奋状态,从星期三下午开始感到疲倦,翻译状态急剧下降,好在周末已经不远)。

喝咖啡的时候,走过来一个军士,对基地司令说了一句:长官,你们的餐费是每人七美元。司令听毕,掏出钱包,取出了七美元,其他的军官也纷纷掏出钱包,并相互换零钱,交到了军士的手里。

我们的人见此情景面面相觑,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我也掏出钱来,把代表团每一个人的餐费一起交了。

美国人的这一举动让我们整个代表团餐后感慨颇多。在我们的饮食文化中绝对不会发生这样的情景。第一,客人来了理应主人宴请,而且中国人在这一方面极为大方。我们可以没有钱搞训练,但吃饭喝酒的钱永远都是有的。但美军这方面则相反,他们的接待费用中并没有宴请这一支出,于是只能自费。第二,在中国的餐桌你是不可能看到领导掏钱,买单永远是下属的事(肯定会有下属抢着买单)。第三,公私分明,属于公家的钱不可动,属于自己的每一个美元也都会计算得清清楚楚。第四,吃饭只是一个交流的场合,重点在谈什么,而不是吃什么。

以前在英国上学的时候和几个德国人住在一个公寓里,一个宿舍的人在分摊电话费、水电气费的时候,会把每一个便士都算清楚,开始有些不习惯,时间长了便习以为常了。

后来,我们又去了许多美军的部队,每到一处都会到他们的食堂吃饭。到连队士兵食堂吃饭的时候,我们每个人要交一美元,但吃的是自助餐,品种非常丰富,比我们连队的伙食要好得多。为了防止营养过剩和肥胖(美军对体重有严格的限定),每一种食物上都会标明这一食物所含的热量。

还有一次,我住在美军的一个招待所里,夜里口渴,打开冰箱喝了一罐可乐。第二天一早就离开这个军营前往下一站。快上车的时候,招待所的一个军士勿勿跑过来说:长官,您喝了一罐可乐,请交一美元。让我好生难堪。

十六年来,作为总部的军官,我到过我们的许许多多部队,吃过许许多多顿饭,喝过许许多的酒,带回过许许多多的土特产,并在两年内就把我的体重提高了三十斤。但我从来没有交过一分钱,看起来也没有人为我掏过他们自己的腰包。

去年脱下军装的时候,一个工作上有过许多联系美国的朋友来到北京,我自费请她吃饭。她在对于我离开军队表示惊讶,说中国军队失去了一个国际化的人,并问起我今后的去向。我说中国军队已经大大的国际化了,而我要当一个自由人,我相信自己有能力更好地养活自己。她主动表示要帮助我在美国公司找一份工作。饭吃完的时候,她坚决不让我买单。她说,她已经表示为我寻找工作,如果再接受我的宴请,会有一种求与被求的感觉,这样的感觉很不好。

我最终没有去外企,我选择了更自由的生活。但她最后的话至今还在耳边响起。

现在的我诚实劳动,诚实挣钱,诚实做人。

(2)握住将军的手

因为担当口译的关系,去过国内国外不少的地方,于是握过国内国外许许多多双手,上至总统总理,下至平民小贩,富至世界500强的领袖,穷至乞丐和孤儿,住过六星级的宾馆,也睡过地铺。看不尽世态炎凉,人情冷暖,深感心态平和之可贵。

握过许多双手,但给自己留下深刻印象的却是与美国将军的握手。

先是当口译参观过许多美军的部队,见过美军大量的将军,从四星上将到一星准将。后来自己主管军事领域的国际多边合作,经常在国际会议上与美国的将军一起讨论和辩论。由于自己军衔比他们低得多,我一直挺直着腰板,但对他们非常有礼貌。于是有了无数次的握手,每一次所握手我都会暗暗使劲,因为他们几乎每一个人都有一个健壮的手。与他们握手,你会感到他们的手很强硬,仿佛美国的力量也要通过他们的手洋溢出来。同样,我握过无数双中国将军的手,感觉如同握上棉花。

经常问自己,我们与美军的差距在哪里?除了装备技术上差距外,我想人的素质差距最为关键。而人的差距最明显地表现在军官的体型上。

在美国各地你都可以看到极度肥胖的人。在美军的军营里也不例外,但那都是文职人员。所有的美军人员,无论是军官和士兵,绝少能看到肥胖者。军官的军姿挺拔,浑身透着精干。在中国的城市里,随处可见肥头大肚的军人,整个人呈现下坠的感觉,我曾经也是他们中的一员,但我唯一的优点是我在穿军装的时候总是挺起腰杆。

美国军人能保持这一状态是因为美军从制度上来消灭肥胖。美军专门有一项军官体形标准规定,一旦军官体重超过规定标准,你就会受到警告,并被要求限期整改,整改后依然达不到标准的,就不能在军队继续服役。原海军作战部副部长亚瑟四星上将曾被提名担任美军太平洋总部司令,但由于他的体重超过规定,未能通过参议院的审查,结果被命令提前退休。

美军采取这一措施的唯一目的就是要保持战斗力,因为美军每时每刻都在打仗。于是在美军,无论是在五角大楼,还是在后勤基地,每天下午你都可以看到军人在跑步。在著名的101空中突击师,我目睹了美军作战部队的日常训练,比我们绝大部分的部队训练强度要大得多。于是我看到美国的军人们体格都很健壮,将军也不例外。每次出去开国际会议,我都会带跑鞋,因为在一天的会议结束后,我会在宾馆的健身房里见到美军的军官,我在那里与他们有新的交流,有时我也会和他们一起在外面跑上一会。

这样的事情不会在中国发生,为我们衡量军官的第一标准是忠诚(不一定是对国家),战斗力却不很重要。2002年,我们也有了自己的体能标准,但只是对40岁以前的作战部队军官有所规定,但谁知道又能落实多少。自打进入国防部后的十六年里,我好象没有再参加过部队的训练。如果有一天,我们在战场上与美军相遇,抛开装备差距不算,我们是否还能象我们的志愿军前辈们那样嘲笑去美国的“老爷兵”呢。

也许我们生活在和平时期太久了,于是我们的军人特别地热爱和平。

(3)长官,您逃生的方向是10点

加利福尼亚的沙漠中有一个赌城叫拉斯维加斯。离赌城不远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美军基地--欧文堡。它是美军的国家训练中心(National Training Center, 简称NTC)。前者是许多中国人,包括我们的官方代表团所向往的地方,后者很少有人去。

作为口译,我跟着我们的代表团先去了赌城游览,后去了欧文堡。

欧文堡覆盖的范围非常大,方圆两千多平方公里,完全处于沙漠中。美军的两支部队正在这里进行对抗性的实兵演习,我们是来看演习的。

在基地的导演部进行了简单的参观,了解了一下目前红蓝两军的对峙状况,下一步美军安排我们前往沙漠腹地的演习现场参观。基地导演部给我们每个人临时配备了美国陆军的迷彩服和防弹衣,还有头盔和沙漠色的风镜。我们一看,就知道这些东西是刚从演习前线归来的美军官兵身上脱下来的,不仅看上去有点脏,晃一晃还能掉出许多沙子来。穿戴整齐后我们混身上下就露出了两个鼻孔。基地临时从演习现场调来了两架直升机,准备用它们把我们送入沙漠腹地。

一听说要乘坐直升机,我们的团长不仅皱起来了眉头。这是我非常熟悉的眉头,因为我见过许许多多的中国将军在听说要坐直升机后皱起过这样的眉头。不乘坐直升机已经成了我们各个军事代表团出访时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因为有一年成都军区的一位中将副司令等高级军官乘坐直升飞机失事,成了我们心中抹不去的痛。

但在国外的军队,乘坐直升机参观部队是家常便饭,因为直升机高效而便捷,可以大大节约我们的时间。我在美国、日本、以色列、新西兰、巴基斯坦等国,甚至朝鲜和缅甸等国家访问的时候都乘坐过直升机,但更多的时候乘坐的是各个国家的贵宾专机。为了避免乘坐直升机,我们会找出各种理由与外方交涉,搞得外军的接待人员十分不解。

不一会,两架美军的直升机就来了。美军的驾驶员是个士兵(我们的直升机驾驶员都是军官,最高至大校军衔)从直升机上跳下来,先把我们集合到一起,在巨大的轰鸣声中开始给我们讲解乘机须知,在讲了一些基本注意事项后,他突然对我们说:如果飞机在飞行中途意外迫降的话,坐在各位置的各位长官的逃离方向是钟表的2点、4点、6点和10点。他对我又强调了一遍:长官,您的逃离方向是10点。

这些话让我大吃一惊。

在我们的宣传报道中,美军是经常出现事故的,除了各种频繁报道的丑闻之外,飞行事故也是我们经常重点报道的。但实际上,美军的事故率不算高,可能要比我们低些。因为美军的装备动用非常频繁,飞机的起落架次非常之多,所以出现事故的概率大大增加了。而我军为了确保减少开支,特别是确保不出事故,会尽可能地不动用装备,我们的部队训练量非常小,我们的枪弹是分离的。

美军敢于搞训练,一方面是因为它有钱。但关键在于它的训练理念,决不因噎废食。动兵就不可能不伤兵。但把危险提前想到,并采取措施把危险减少到最低限度。

(4)长官,您的逃生方向是十点(续)

四处漏风的直升机在空中盘旋了半天,终于在沙漠中降落。机翼旋起的漫天黄沙早就让我失去了辨别方向的能力。透过昏黄色的风镜,我看见两辆敞篷悍马吉普拖着风尘向我们驶来。

悍马车的越野性能确实名不虚传,宽大低平的车体在坎坷不平的沙地戈壁上急驶,狂风卷起沙子和石子不断打在我们的头盔、风镜和防弹衣上,发出噼噼啪啪的声响。坐钢板上,人不断地被颠簸抛起。最后悍马车朝一个山坡开去,山体越来越陡,高度倾斜让我感觉到象要翻车。但悍马执着地朝着坡顶攀登,终于爬上了个山坡。居高临下,我们可以看到整个训练场的总貌。

站在坡顶,我们没有看到想象中的两军激战场面。偶尔能听到远处传来的炮声和战斗机的轰鸣声。我们国内电视上经常看到的所谓大规模演习。与其说是演习,不如说是阅兵,是精心排练的演出,是在演戏。在真正演习场上,是很少看到部队的,因为部队分散在广阔的领域内,海空军的演习跨度则更大。只有在欧文堡的导演大厅里我们才能看到参演部队的具体情况。在欧文堡,所有单兵武器和重装备都安装了激光发射(接收)装置、GPS全球定位系统,通过其先进的陆军综合激光作战系统,能够对杀伤、击毙、击毁的时间、地点和程度提供更准确的信息,还能对核弹头、化学武器、航空炸弹和地雷的杀伤效果进行评估。在基地导演部,参谋人员在电脑上给我们作了演示。

先进的硬件设施并不是欧文堡最值得骄傲的财富。这里真正令美军自豪的是他们精心打造的一支假想敌--红军。这支部队因在冷战时期逼真模拟苏联红军而得名。它是美国陆军的精锐。美国本土的陆军旅每十八个月就要到欧文堡与这支部队打上一仗,在绝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战败,因为这支红军几乎天天都在与不同的敌人作战。在这里还有一支庞大的导调员队伍(相当于裁判),他们由一线的部队各级指挥官组成,一对一地盯上参演部队的相应级别指挥官,记录他们在演习全过程的指挥情况。最后他们会给出严厉的评估来。参演部队结束演习离开的时候,他们会带走评估录相和厚厚的讲评资料。十八个月后,他们将在欧文堡迎来再次的战败。

美军每一天都在打仗,无论国内国外。

几年后,我不再担任口译,主管国际多边军事合作,努力推动我军参与国际与地区合作。2003年8月,“北剑2003”实兵对抗演习在内蒙古的朱日和训练基地(号称亚洲最大,是欧文堡面积的一半)进行并对外开放,并首次邀请了十几个国家的装甲部队指挥官作为观察员参加(电视剧《沙场点兵》中有这一情节)。作为外军观摩演习的总策划和协调,我的脑子里总能闪现出欧文堡。在北京,我自己用英语直接向十几个国家的观察员介绍演习的初步态势。美军应邀来观摩的是其陆军
196旅的旅长。他惊讶地听我谈起欧文堡的观感,并在演习后私下坦诚向我指出了我们演习存在的种种不足。

听了他指出的问题,我并不感到难堪。我知道,这不是一场高水平的演习,但它不是演戏。因为它是随机对抗的演习,没有预案,也没有彩排。它可以很难看,但中国的军队终于走上了开放和国际合作之路。不管路有多远,我们只会越走越好。

(5)冲绳基地的老虎机


驻日本冲绳的美军基地的美军在亚太地区最重要的军事基地。驻日美军的绝大部分都驻扎在这个离我国台湾省极近的岛上。这里有美军的嘉手纳空军基地,还有海军陆战队第三特谴队都驻扎在这里。在我们的新闻报道中,这里充满了日本民众对美军的敌视,这里集中了美军在日本的种种犯罪记录。而我们曾为(现在还在)争论美军驻日威胁中国的安全利益。

2003年的夏天,应美方的邀请,我到冲绳参加东北合作对话会。从北京乘日航先飞抵东京成田机场(日航的空中服务还不如我们的国航),在机场等了几个小时又乘日航前往冲绳群岛的首府--拿霸。与前几一个航班不同,这架飞机上的乘客一多半是美国人,从他们的发型上看,基本都是美国现役军人。他们中的不少人带着老婆孩子,象是刚从东京度假回来。这让我想起了美国海军的一句招兵口号:想看世界,参加海军吧!

飞机降落在拿霸机场的时候已经半夜了。走出机场,夜色中的拿霸平静而安详,车开了很久,道路起伏,让我难以判断地形和方向。在一家看上去不算豪华的宾馆住下。房间却很豪华而且不小,这与东京的宾馆大不一样,日本人的房间都很小。躺下来,能听轻轻的海涛声。早晨醒来,走出阳台,看到阳台的下面就是海滩,很美,我仿佛回到了夏威夷。

会议开了两天,美方来了两位将军,一位少将来自华盛顿。另一位准将就驻冲绳美海军陆战队的指挥官。这位光头的将军明显与其他的美军将领不同的地方是他身上少了些儒气。一问果然是美军中少有的从士兵直接提拨起来的军官,而且是名越战老兵。在所有的会议代表中我照旧是最年轻的。但十几年的口译经历让我占尽天机,因为除美国人外,没有人的英语会比我更好。我非常喜欢这样的会议,特别是代表发言后的问答阶段。它要求国防官员以个人身份与会,因此讲话少一些拘束,多一些直白。

会议最后的一个项目是我期待已久的参观冲绳美军基地。看完了基地之后,发现它与美军的其他基地没有什么区别,都是按标准化建设的。但在冲绳的美军基地,我第一次看到传说的军营老虎机。

在海军陆战队的士兵俱乐部设施非常完善。但最令我惊奇的是我看到了墙边有一整排的老虎机。这种赌博机我在许多赌场里见过,自己也玩过许多次。这种投币赌博的游戏很简单,每次花费虽然不多,但却让人不能释手。在全世界的军营里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老虎机的存在。

老虎机在美军军营的存在其实有很多年的历史,它给士兵提供一个娱乐,可以帮助士兵摆脱军营生活的单调枯燥。但由于老虎机引发了一些丑闻,美军从1951年起逐步关闭了国内和国外军营中的老虎机。上世纪八十年代,美军又首先在海外基地中恢复设立老虎机,目前总共有五千台左右的老虎机安装在美军各个驻外基地里。

冲绳地区是美军士兵犯罪率最高的地区之一。通过基地内部的娱乐设施建设把士兵留在营区内,少去外面与当地的居民发生冲突,也许是美军恢复军营老虎机的初衷吧。因此在这里我看到最完善的军官、士官和士兵俱乐部。和监狱一样,军营是性别极其失衡的地方,实际上是人性最容易被扭曲、最容易让人变态的地方。全世界的军队应该大都如此。无论在军校,还是后来在野战军当副连长的日子,我对此有曾有过深深的体会。

而美军是被一支媒体高度曝光的军队。于是我们能听到美军的种种丑闻,从西点军校的性丑闻,到冲绳美军强奸当地少女,还有驻伊拉克美军监狱的虐囚事件,不胜枚举。如何管理这样的一支崇尚自由的军队,永远都会是美军难解的困惑。

但令我敬佩的是,美军的丑闻总是能被曝光,而且所有的问题都是从美军内部被揭露出来。

来源: 凯迪网络 | 作者: 冬雷
« 2019年4月 »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    

统计

文章:257篇
评论:31条 (0条Spam)
相册:1个 (38张图片)
主题:Nagrand主题

Powered By Dutory,Templated by Nag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