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140年来中国比不上日本?——写在两会召开之际

为何140年来中国比不上日本?——写在两会召开之际

文/周舆


燕山之雪大如席。

在漫天风雪中,一年一度的“两会”又召开了。那些代表和委员们都将说些什么吗?

对于任何一个发展中国家,事实上前面有榜样,国家衮衮诸公完全可以选择正确的路径以加快发展。西方国家,关于国家发展的大方向早在一两百年前就写在宪法里了,议会的工作只是修修补补以及决定某些具体政策。但中国可以吗?难道代表和委员的使命就是建议降低点学费、呼吁打打假吗?

提到中国的发展方向,周博客不由得想到,人家日本为什么近代以来一直走在中国的前头呢?

中国本来是日本的启蒙老师,日本文明的发育程度甚至很长时期都比不上韩国。后来,日本与中国几乎同时被西方扣关。但经1868年明治维新,日本迅速强大,不仅在1894年把昔日的师傅中国打得一败涂地,在1904年把老大帝国沙俄也打了一个不亦乐乎,硬是从沙俄手里把中国东北抢了回来,1937年更是发动全面侵华战争。至今,日本的经济总量以及人均GDP也都领先于中国。

日本为什么在近代取得突飞猛进的进展呢?其实,人家没有那么多的道理,只不过死死咬住了“和魂洋才”和“脱亚入欧”这两条,并在国内打了两场小仗(倒幕和平乱),就创建了一个和谐社会,万众一心、塌塌实实地谋发展,几十年间就成为世界列强之一,如果不是突然象疯了一样对美国发动进攻,恐怕1945年还将独霸东亚;二战以后,经过民主改造,日本的发展势头更加迅猛,一跃成为世界第二经济大国。

中国呢?1840年以来是无休止的斗争和内耗。先是太平天国祸乱东南,接着是顽固派反对洋务派改革,后来是洋务派冷眼旁观维新派,而后是顽固派绞杀维新派,再后是顽固派和愚民手拉手心连心地惹下塌天的拳民大祸,后来洋务派总算搞了几年新政,再后是革命派与保皇派(流亡海外的维新派)势成水火,后来是革命派反对北洋系,再后是共产派反对革命派,国民政府里蒋介石与桂系势成水火、蒋汪势不两立以至汪宁为鸡头不为牛后搞“曲线救国”、二陈的党与蒋的军也明争暗斗,共产党内部也有“根据地派”与“28个半布尔什维克”国际派之争、有四方面军与中央之分裂……

一方面,我们不停地斗;另一方面,从严复翻译《天演论》开始,中国把世界几乎所有“主义”都引进了,中国简直成了一个世界政治文化的博览会,但我们实际上都干了些什么呢?

1870年以来有几个书生提出变法,就忽然成了“早期改良主义”,原因忽然就是中国出现的那几家近代工厂;1898年几个有良知的书生撺掇皇帝搞变法,忽然就代表了“民族资产阶级上层”,起因忽然就是“民族资本主义的初步发展”;变法失败了,原因忽然就是“民族资产阶级上层”“软弱”了;孙中山闹革命,原因忽然就是1895年后“民族资本主义”的发展;1919年“无产阶级”忽然在“五四”运动中“登上历史舞台”,“中国革命”忽然转变为“新民主主义革命”了;1924年国民党忽然又“三大政策”了,联合苏俄中共搞北伐;1927年蒋介石忽然又“背叛革命”了,中共拉着队伍忽然“农村包围城市”去了; 1936年国共忽然又“第二次合作”了;1945年日本人投降了,但1946年国民党忽然要“戡乱”了,中共忽然要“解放全中国”了;1949年忽然“新民主主义革命”成功了;1956年忽然“社会主义改造”成功了;1966年忽然“继续无产阶级革命”了;1978年忽然“改革开放”了;1991年忽然 “市场经济了”。中国为什么有那么多的忽然(忽悠)?中国人的嘴里为什么冒出过那么多的名词?一直到今天还象个出了水的螃蟹一样继续冒泡?中国人的智商咋就这么高?好事情咋都叫中国人摊上了?

其实,绕了半天,无非是在1991年,经济回到1948,社会回到1946。

我们这个亲爱的祖国真是把好话说尽,把窝囊事做绝!1931年,我们骂日本是“帝国主义”,可我们咋就不能也“帝国主义”一把,也侵略一把日本试试。 1949年我们骂西方世界是腐朽的垂死的资本主义,但在中南海和毛家湾无论是江青还是叶群最爱看的都是美国片,因为她们分明知道那里能看到最自由的生活方式。她们其实不傻呀!而林立果那一干小鬼,也是看了些美国和日本的电影,脑子里才装了点知识,肚子里才装了点胆子。自然,在1889年,我也是看了《英雄本色》才恢复了点血性。

从来1840年到今天,中国的根本问题其实没有得到解决。中国坏就坏在没有改变旧有的社会结构,坏就坏在“大一统”和“官本位”上面。

由于幅员辽阔,神州万里传喜讯,排下的子女玉帛的大宴过于浩大,于是秦始皇自主研发成功了“大一统”和“官本位”两条流水线线,从此历代主子们牙好胃口也好吃嘛嘛香了。事实上,自秦朝以来,中国已不“封建”,而专制了。

自秦以来,封建已是千金难求的宝物了,它的内涵是权威、秩序等等好东西。但秦朝以来,中国没了权威和秩序,天命就是暴力的代名词,中国的历史只能在“刀把子里面出政权”、谁的胳膊粗就听谁的逻辑中运行了。历史恶性循环,没了粗胳膊还真不行,天下一准乱。正宗的汉人衣冠南渡后,虽然在六朝时代在南方建立了门阀制度,但终于被北方的专制所摧毁。

日本在西方的入侵下,韩国在西方的帮助下,成功地改造了社会结构,事实上它们的社会结构在很大程度上是封建的,因此可以成功转型。记得马克思在某处说过,(明治维新前的)日本描绘了一幅欧洲中世纪的绝妙图画。谢他吉言,日本由此成功转型。

而我们中国呢?马克思他老人家说俺们是亚细亚生产方式!苦死!

但我们中国人,也聪明。我们就专制,我们就大一统,我们就官本位,怎么地?我们岂能像日韩嗟尔小国那样匆忙转型?我们要走我们自己的路,让世界说去吧!我们的理论登峰造极,主义的旗帜高高飘扬,我们的会场依旧是言笑宴宴、掌声雷动!

但我们的未来呢?

其实,我们必须改变!但谁去改变?怎么改变?现在可以改变吗?

中国现在能不能放下一切冠冕堂皇的东西,只求实际发展?

中国现在能不能允许民间发出自己的声音,群策群力?

做不到?抱歉,那还是赶不上小日本!不要以为经济超过小日本,中国就能崛起!中国如果不能彻底改变大一统和官本位的社会结构,未来还将坎坷重重,永远也追不上日本!

中国到了该说人话的时候了!哪里有那么多的大道理?哪里有那么的官话?哪里有那么多的标准答案?

为什么不把中国的前进方向仅仅定义为富强,其他都是手段?什么这个主义那个主义!中国不富强,一切扯淡!能不能各阶层和解,抱定民族主义信念,唯求富强?

抛弃一切官话,让我们自由的说话,自由的呼吸吧!

雪还在下!江山如画,一时竟无语凝噎!



周舆于天津蛰居斋

2007年3月4日晚9时

作者: 周舆 | 链接: 原始地址

武士道的虚妄

  武士道的虚妄

  谭勇

  公元10世纪,随着唐朝的衰败,日本王朝仿制唐律的律令制也逐渐松弛,进入新兴贵族藤氏掌握实权的摄关政治时代。律令制瓦解后,天皇不再掌握实权,地方庄园的庄主成为地方统治势力,各自培植武力组织,即由"家子"(同族子弟)和"郎党"(随从)联合而成的武士团。他们在相互斗争中发展壮大,形成武士阶层,进而削弱中央贵族权力,打下了武士政权的基础,形成武家社会,一直持续到1868年幕府灭亡。

  以武士阶层形成的历史过程来看,武士初时是以效忠于各自为政的地方势力而存在的,武士对主君无条件地恭敬服从,尽忠是至高无上的训条。所以,武士必须牺牲一切,死心塌地为主君履行义务,报答主君的恩义。可是在明治维新以后,日本人八百多年来对领主、地头的忠诚,如何能够迅速转移到天皇的身上呢?欲解开其中的奥秘,不得不从头来检视日本武家统治史上形成的的所谓"武士道"的内涵和实质。

  由于武家统治在日本持续了近九百年,所谓武家文化――"武士道",对日本古代以及近代社会都产生了不可避免的影响。因此,述及日本人的文化心理结构,"武士道"是不可或缺的一个名堂。"武士道在字面上的意思是武士在其职业和日常生活中所必须遵循的道理,概括言之,即武士训诫,也就是武士按照其隶属的阶层不同而必须尽到的不同义务"。(〔日〕新渡户稻造,《武士道》,傅松洁译,企业管理出版社,2004年1月第1版,第三页。)其实,"武士道"并不是封建历史上存在的词汇,而是近代日本知识分子在回顾总结封建时代武士阶层的道德规条、行为方式、生活习惯以及核心精神所提出的概念。

  由于"武士道"并无成文法典,所以近代日本知识分子在总结其内涵、外延时难免杂糅很多民族情绪,以至于盲目夸大美化其历史意义,歪曲解释其精神本质,而对所谓武家文化的陋规、积弊、及其思想流毒视而不见,反称其恶臭为香美。新渡户稻造说,武士道起源于佛教、孔孟之道、儒家经典和神道教,因为佛教的"心境平和"、"对命运温顺的态度"、"卑生并亲死"的心情给了武士道以启发,"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儒家伦理秩序则是武士道最大的道德渊源。以上穿凿附会的无厘头式的结论不知道是如何得出,是如何把"武士道"与佛教、儒家思想扯到一块的。"慈悲为怀"、"普度众生","怜蚁惜蛾"的佛教思想不知如何启发了好血嗜杀的武士道,"亲亲而爱物"、"孝悌为先"的儒家伦理秩序不知如何变成了以死心塌地当奴才走狗为荣的武士道,这些简单粗糙颠三倒四的攀附令人莫名其妙,不过诸君且看他的武士训练法,自然不难得出自己的结论:

  "武士就应当把儿子放入艰难险峻的环境中,才能让他们完成有如西西弗斯般的苦役……到令人毛骨悚然的恐怖场所――如刑场、墓地、凶宅等处。少年们甚至热衷于这种游戏,在执行死刑的时候,当场观看那可怕的场面,过后,在黑板里单独一人到白天的刑罚执行地,在砍下的头上留下一个印记后再回来。"(日 新渡户稻造,《武士道》)

  诸君领教过以上训练武士之道后,除了骇然想起日军在南京大屠杀中令人发指的砍头竞赛之外(有关百人斩的记载),不知还能做何感想。而新渡户稻造竟说这一切源自于佛家的慈悲与儒家的仁爱,这种以变态为勇武,以血腥为美感,以凶残为坚忍的信条不知出自哪本佛教经文、哪套儒家经典。即便非要凭此以"知死"、"刚猛"来标榜整个日本民族,也仍然未免夸大其词,在日本历史上固然出现过一些好血好勇、死心塌地当奴才的死士,可中国历史上"杀身成仁,舍生取义"的侠客豪杰、英雄好汉、忠臣义士多如银河沙数,又岂是日本武士所能望其项背。

  说"武士道"出自日本土生土长的神道教倒是可以一拍即合,神道教是个追求现世的自恋狂式的宗教,没有"六道轮回",没有"因果报应",没有" "没有""连供奉在日本神社里祭拜的"神",也是个子虚乌有的东西,神社里的神位除了素镜一面,空空如也,信众们伏地匍匐顶礼膜拜的,只有镜中的自己。大概如此一来还可以美其名曰"认识你自己"吧。但武士们偏偏又不是那么认识自己,战犯头子东条英机本是武士世家,他自己也说过如果失败就要用武士的方式来结束,日本战败后美军要逮捕他,按照武士道传统,他本应"切腹"才对,可他却想用枪来了断,结果举枪自杀还未遂,被抓起来审判,最终死在绞刑架上。大反其常的还不止东条英机一个,十四个甲级战犯中,十三个是武官,都没有一个是"以武士的方式来结束"自己的,"好血好勇"、"亲死卑生"的武士精神到了展示"大无畏"的关键时刻竟如此狼狈,这又算哪门子的武士道呢?

  这种笑话还不止一个。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期,日军组建了执行自杀式飞行任务的所谓"神风特攻队"。长期以来,日本右翼分子将这些军国主义的替死鬼美化成为天皇效忠的英雄。如今,据英国《卫报》2006年3月1日报道,一位当年侥幸逃生的日本前"神风特攻队"队员、82岁的滨园重善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有人说我们是自愿飞行,这完全是谎言。军部领导认为把这解释为飞行员的自愿行为要比说成是强迫行为好得多"。他在最后的遗言中写道:"妈妈,这将是最后的遗言。只剩下数秒钟了。那种认为我们笑对死亡的说法是一个神话。" 对于右翼势力经常美化日本空军"神风将攻队",《朝日新闻》主编渡部恒雄说:"他们说这些日军敢死队员勇敢并乐意去死,并在死前高喊'天皇万岁',这完全是个谎言。他们其实是待宰的羔羊,每个人都在犹豫不决。其中有些人站都站不起来。他们是被宪兵们推到飞机上去的。" 如果新渡户稻造还没死的话,他大概还是"武士道"掰开两半,将这种尴尬的事情解释成勇敢活下去的"士道"吧,可是"勇敢"不足,"猥琐"有余,又当如何?难不成还是要回到佛教和儒家文化去扯一块遮羞布?

  当然,说"深受佛陀菩萨垂迹影响、广沐汉祖唐宗仁政恩泽"的日本神道与佛教教义、儒家思想没有一点关系似乎不太合适,只不过,主张善恶有报、因果轮回的佛教被日本人改造成了追求现世利益、承诺净土、保证往生极乐的"新佛教",连拒斥名利的禅宗来到日本后也变成了养生保命的静坐健身法,在如此现实的宗教观念下,还有什么恶行不能为?在日本幕府统治的历史上,德川将军还可以名正言顺地娶尼姑庵的住持来当侍寝的御台所(将军夫人),这在皇权至上的中国封建历史上都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说到儒家思想就更妙了,孔孟的仁心义性德行被抛弃的一干二净,徒剩一堆繁文缛节。美国皮里博士在《日本的真相》中提到:如果你让一个普通的日本人在虚伪和失礼二者中间选择,他会毫不犹豫地选择虚伪。而新渡户稻造博士则心有不甘地自我辩护道:比如日本人对一些问题的虚伪回答,如"你是否喜欢我?"或者"你是否有胃病?",他会毫不犹豫地虚伪地说,"我很喜欢你"或者"我很健康,谢谢",有教养的美国人也会这样做的。

  看来,新渡户稻造似乎混淆了善意的谎言和以善为名行凶作恶的区别,不过,他的混淆思维恰恰与日本人缺失仁义核心的礼法规则是一致的,全然抹煞了形式背后的正义与邪恶之分。

  在内在良知的制御缺失的同时,也强化了外在礼法的约束,所以表面的"失礼",不能按照礼法秩序行事,便被视为"耻辱",是日本人生活中的大忌,哪怕内心歹毒阴暗,表面上也必须遵行礼法,否则就会觉得没有面子,没有尊严。同样的道理,只要外化的行动表现为符合礼制规范,则无论其动机和目的多么险恶,都可以堂而皇之为所欲为。所以明知是罄竹难书的侵略史,却要美化为"亚洲主义"、"大东亚战争"、"大东亚共荣",明明是强奸和性暴力,却要掩饰为"慰安妇",明明是掳掠奴役中国劳工,却硬说他们是自愿的合同工,明明是强占了钓鱼岛,却还是要拿所谓的"旧金山和约"来遮羞,等等。孟子说,人天生皆有"四端",其中一端就是"羞耻之心",黑格尔说,羞耻心是人与动物的区别,人类自走出动物的范畴始,于步入文明史之前的蒙昧时期,便已有了"羞耻之心",也由此可见" 耻感"并非日本民族特有的德目,不同的是,最原始的外在道德价值"羞耻心"在日本社会里成了最高的德目,而且由于一直停留在表面上,没有经过内化转为心灵本质,于是最终成了唯一能约束外在行为的礼法规则。

作者: [EMAIL=tdl2008@yahoo.com.cn]谭勇[/EMAIL] | 链接: 原文地址

飞行着的石头和愤青

有一句名言“如果一块被扔出去的石头会思想的话,它也肯定会认为是在按照自己的意识在飞行”。

 

现在全国上下反日高潮方兴未艾,到处都是“只要反日就是有理”,上海有打华师大日本留学生的,北京有砸日本大使馆的,“打砸抢”就剩下还没有抢了。

 

但是在这些反日战士中,有几个人真正了解日本的呢?

 

就说南京大屠杀吧,国人知不知道日本人从来没有否认过这是战争犯罪,即使极右翼也只敢在到底有没有30万人上做文章。据我所知,敢否认南京大屠杀的日本人就只有原民进党,现属民主党的西村一个人,石原慎太郎都没有否认过。

 

日 本的教育,可能让国人很吃惊,是左派把持的。中小学教师的最大的工会组织“日教组”是由日共控制的,他们否认天皇,否认自卫队,否认太阳旗,否认“君之 代”(日本国歌)。这点知道的人可能不多吧?日本没有“国旗国歌法”的,所以太阳旗,君之代在日本经常被扯皮。前年文部省要求学校的毕业仪式上要升国旗, 唱国歌,遭到很多学校抵制,有不少校长被撤职的。

 

国人知不知道,在日本“爱国主义”这个词是犯忌的,谁都不敢用的。因为让人想起军国主义。

 

国 人知不知道,日本入常其实只是小泉的政治秀,没人想入,就小泉想,小泉是打着改革的旗号上台的,上台以后却处处碰壁,内政搞不好,就只能在外交上玩玩了。 小泉上台后的几次国政选举都是靠打北朝鲜绑架这张牌才如履薄冰地走了过来,现在这张牌打到头了,北朝鲜不可能再有让步了,怎么办?玩入常这张牌吧。

 

“军 国主义复活”?那是笑话,看看地图就知道了,美军的横田基地在什么地方?就卡住了东京湾!日本人敢动?所以石原慎太郎作为东京都知事,看着横田基地就有 火。有火也没办法。谁让你和老美去打的?谁让你不听山本五十六大将的话的?国人看到山本五十六在日本受人尊敬可能会想到军国主义复活什么的。其实不然,山 本五十六受人尊敬是因为他反对对美开战,而且准确地预言了战争的结果。因为山本是哈佛大学毕业的,他知道美国的工业实力,美国是无法战胜的。

 

日本是只有战死的军人才能用方尖型墓碑,那个墓地里都有这种墓碑。看看上面的字就知道几乎全是死于二战的,每家都有人在国外战死,在国内被炸死。所以日本人最不能想象就是再和谁打仗。夏天89月 份日本各地都有象中国庙会那样的节日,最后的高潮是游行,各大公司,民间团体出彩车,出乐队游行。走在游行队伍的最前面的是谁,国人可能猜不出来吧?猜不 出来不要紧,看那牌子上的汉字,是个中国人都认识,“驻日米军管弦乐团”。我曾经问过不少日本人“看见他们烦不烦?”要知道驻日美军的费用是日本人买单 的,每年每名美军要花费6000多万日元,就是60多万美元。日本人怎么回答?“不烦,有了他们就有了和平,不会打仗了。”

 

我不知道从那里看得出来日本在复活军国主义?

 

日本人不肯正视历史?不肯向受害者赔罪?如果美国在南海撞机事件后的"I am sorry"就可以算是道歉的话,那么日本已经道过多少此歉了?田中首相,日本天皇,包括国人最恨的小泉,小泉在卢沟桥抗战纪念馆说了些什么可能国人都不去记忆了吧?

 

89年欧美各国制裁中国,就日本没积极参加,不但不积极参加,而且还派天皇访华。这算什么?这不算对华友好?有人有要说了“那是想做生意”,可我要问了,你要别人怎么样啊?

歪曲历史,确实有歪曲历史的人,确实有歪曲历史的教科书,但是有多少人?日本是个民主国家,你不能不让别人说话,至于听不听是你的自由。所以我还不知道有哪个学校用了扶桑社的教科书的。

 

话 说回来,中国人又是怎样对待历史的呐?不说别的,抗战史从我上小学到现在有几种版本?那个版本是真的?什么“雍正王朝”,“康熙大帝”,“乾隆大帝”什么 的是不是在歪曲历史?和坤是谁都知道的大贪官,雍正是大兴文字狱的暴君,不知什么时候成了可比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人物了。那算不算歪曲历史?对,那是 文艺作品,没人把那玩意儿当真。可为什么就一定认为日本人拿扶桑社的玩意儿当了真?

 

20年 以前,国人最很的是苏修,苏联人最坏,最不是玩艺,中国所有倒霉的事全是因为有苏修在搞鬼。只要苏修完了蛋中国就好了。现在也一样,只不过苏修换成了日 本。日本人最坏,最不是玩艺,中国所有倒霉的事全是因为有日本在搞鬼。只要日本完了蛋中国就好了。历史就是这样惊人的相似。

 

现在知道了,当年的恨苏修只是被人洗了脑,那么,现在呢?

 

经常有这种事:你所想的,不是你要想的,而是有人要你想的

Anti Japan

一:刘德华
刘德华说:“引用一句话,艺术是没有国界的,但是艺术家是有国界的。我想说,音乐是没有国界的,但是音乐家是有国界的。”他对着主办方说“以后介绍我时,不要说我是香港歌手,因为我首先是一个中国人”。


二:刘翔

在10 届全运会上刘翔冲刺的一刹那,大家看到运动员身上所穿服装的标志,是日本货―美津浓(全运会服装的唯一指定商)。刘翔却用黄色胶带把运动背心和短裤上的商 标贴的死死的。国家体育总局必须让穿日本货,刘翔作为国家培养出的运动员他没有反对,可他作出的聪明之举更体现了他抵制日货的决心。事实上,刘翔确实是很 恨日本的。都说姚明拒绝丰田汽车的广告,事实上,刘翔也已经拒绝了好几单日本产品的广告邀请,对方开出的价码甚至比耐克和可口可乐还高,可以说是天价(在 日本有不少刘翔的拥趸,日本每年都盛情邀请刘翔参加日本横滨的田径精英赛),但刘翔都拒绝了。刘翔做广告有三个原则,这只在刘翔父亲,孙海平等极少数几个 人之间保持相互默契:1.必须是有实力,有品牌的大公司。2.如果是外国企业和民族企业两家竞争,优先考虑后者。第三条凌驾于第一条和第二条之上,作为刘 翔接广告的第一准则,那就是:所有关于日本的广告一律不接,不管开价多少。


三:黄子华

令人肃然起敬的香港明星黄子华:在第23届香港电影金像奖颁奖典礼上(全球现场直播),主持人黄子华对前来领最佳亚洲电影奖的原岛大地说了一句震惊全场的话:“回去之后别忘了告诉日本人,钓鱼岛是中国的!!!!”


四:姚明

大家都知道丰田汽车找姚明拍广告的事吧,但你知道丰田为占领中国市场愿意出多少广告费吗?丰田最终出到了2000万美元,相当于1亿6000万多人民币,姚明的反应是什么?请看:

日 本丰田公司几次三番找到火箭队的老板亚历山大,目的只有一个,希望他帮忙跟姚明牵上线,让姚明出任丰田的形象代言人。丰田公司一直是火箭队的球场赞助商, 火箭队的主场球馆就叫“丰田中心”,所以,老板自然也愿意成全这桩美事,更何况,谁都可以想象,丰田公司在开始行动之前,已经为姚明准备了一份多么丰厚的 广告同。但是,结果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姚明几乎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就是两个字:不行。而且,不提供任何解释。不知出任日本企业形象代言人的其他明星做何 感想?


生命中有许许多多的偶然让我们无法把握,而我们能够把握的就一定要争取,别以为年轻就有太多的时间可以挥霍,别以为岁月可以给我们许多机会!
« 2019年10月 »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统计

文章:258篇
评论:31条 (0条Spam)
相册:1个 (38张图片)
主题:Nagrand主题

Powered By Dutory,Templated by Nag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