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真正在输掉的战争:中国的人口问题已经危机四伏

01

根据统计局的数据,2017年中国出生人口数是1723万人,比2016年下降63万人,比卫计委预测的2017年出生人口下限2023.2万少了300万。其中二孩的出生人口是883万,一孩只有724万,可以想象,若2015年没有全面开放二孩,出生人口已是雪崩式下降。
阅读更多的»

缅甸凸显中国“无正义外交”的尴尬

日前,缅甸总统吴登盛宣布,搁置中國在该国的最大投资项目——密松大坝建设项目。尽管已造成巨额损失,但此事对中缅关系未必带来根本性的损害,对中國“走出去”企业也未必带来根本性的教训。此事最大意义在于,充分暴露中國过去二十年“无正义外交”的尴尬。 阅读更多的»

叶檀:三大折价逼出移民潮

知名财经评论员 叶檀

财新传媒10月10日举办“公权力与民营企业家财产权利保护”研讨会,著名律师陈有西指出,财产与人身安全的不确定性,使很多民营企业家纷纷移民海外。

该 论点可以得到另一份研究报告的佐证。今年4月,招商银行联合贝恩资本发布了《2011私人财富报告》,个人资产超过一亿元人民币超高净值企业主中,27% 已经移民,47%正在考虑移民,个人资产超过一千万元人民币的高净值人群中,近60%的人士已经完成投资移民或有相关考虑。 阅读更多的»

婚姻法新司法解释不是你妹的追求真爱懂吗?

 

8月12日,最高人民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 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三)》。(下称《新解释》) 阅读更多的»

你见过哪个国家破过如此多的记录么?

1.该国百姓收入是欧美的几十分之一,房价却要赶超欧美。
2.该国房子可以是自己的,但土地永远是国家的!最近又补充了一下:“房子是土地的一部分”!
3.该国的国际长途,从国内打到国外的价格是国外打到国内价格的10倍以上! 阅读更多的»

到“体制内”去!

原文地址 :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36756 评论也很精彩!

 

作为较早抛掉公职的那代人,我突然发觉,最近有办法有能力的朋友们都在纷纷“回流”到体制内,变身为公家人。 阅读更多的»

转基因玉米被指致大老鼠绝迹

新华网9月21日报道 这是一组我们无法给出一个明确新闻由头的报道,因为诸如大老鼠消失、母猪爱生死胎、狗肚子里都是水等等动物异常现象,已经存在了一段时间。当地的农民会忧虑,还可能放弃养殖业,甚至将其当成笑谈。他们逐渐习惯了这种异常,我们却无法视若无睹。 阅读更多的»

中国比美国仍然差太远了

从这个文章里可以部分体会为什么经济高速增长带来的效果却大打折扣, 即使这不是个数字骗局, 也是个概念骗局. - haphic

全球金融危机提升了中國经济的全球地位,国内外学者一片欢呼与称赞,什么中國GDP今年或明年超过日本,很快赶上美国;中國外汇储备世界第一,进出口世界第二,即将成为世界第一;越来越多的中國企业进入了世界500强,而中國企业500强的利润超过美国500强和世界500强……给人的感觉:中國已经成为世界经济强国了,已经成为发达国家了,很快超越美国了。
阅读更多的»

凤凰祭

编者按: 连岳先生真能侃段子, 不过侃得很精彩...

湖南凤凰的桥垮了
显然湖南的报纸是不能议论这件事的
或者只能将坏事转变成好事
变成对领导神速英明的的赞歌
今天本来是给潇湘晨报写稿的日子
就先暂停一期吧

现在遇难22个,伤了22个,失踪46个
责任呀,安全呀,监督呀,体制呀
全不说了,说了也白说,像个口吃的傻瓜。
书记、省长、中央的一些部长全去了
算算看,再加上当地的市长、县长、乡长
凑足90人,原样盖座桥
让他们站上面
然后再把桥搞塌了(这点不难做到吧)
死足22个,伤足22个,
一定还得失踪46个,
就算看见了,也搞把土埋住,当失踪。
这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来源: 连岳的第八大洲 | 连接: 原文地址

兰州牛肉面一碗应该多少钱?

中国兰州牛肉面一碗应该多少钱?


2007年7月19日

中国西北兰州市的物价当局最近在牛肉面突然涨价后,对这种倍受当地居民喜爱的特色食品实行了价格管制。限令一出,舆论哗然。不少人问:政府是否管得太宽了?

一碗牛肉面应该卖多少钱,用得着政府去管吗?经济学者贺蕊莉最初怎么也不相信,在中国实行市场经济多年后的今天还会有政府官员做出这等事情。她说:“一开始,我以为这个事情是有人在开玩笑,后来看还是真的。”

事情起因于6月16号,兰州市西固区的牛肉面经营者涉嫌串通涨价,使市民一向钟爱的牛肉面,价格一下上涨了20%。对普通收入家庭来说,这确实是难 以承受之重。10天后,在民众的抱怨声中,市物价局发出命令:凡兰州市普通级牛肉面馆,大碗售价不得超过2.5元,小碗和大碗的差价为每碗0.2元,违规 者将严厉查处。

*限价命令受抨击*

这个限令受到当地百姓的欢迎。甘肃省消费者协会说,此举值得肯定也值得推广。但是这种作法在全国性媒体上受到抨击,“违背市场经济规律”、“向计划经济回归”等批评言论令兰州市物价局难以招架。

东北财经大学经济学副教授贺蕊莉不赞成政府限制牛肉面价格。她对美国之音说:“牛肉面对兰州这样一个以牛肉面作为主要食品的地区来说,它是重要,重 要的程度应该是不亚于水电煤气,但是水电煤气是公益性部门,它的低价出让的后边是有政府的补贴,而牛肉面是个唯利性行业。你把这个由私人经营的部门变成像 公共部门一样管制的话,本身是个错误。”

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研究员赵农也认为政府干预没有道理。他说:“轻一点讲是违反经济规律的,重一点讲是一种违法,因为任何人都有正常经营的(权 利)。像马子路牛肉面,是兰州最好的牛肉面,它的汤是百年老汤,品牌是几代人共同打造的。他自己确定多高的价格,任何人都不应该干涉。你允许汽车厂商各自 定价,为什么不能允许兰州拉面自己去定价呢?”

*兰州官员苦衷*

兰州市官员也有自己的苦衷。中国青年报援引兰州市物价局长徐希望的话说,群众意见非常强烈,一天80多个投诉电话,不断有群众信访。一位老者直接把电话打到了他的办公室,指责他:“牛肉面反反复复涨价,你们还管不管?”

有专家认为,政府关心民生,初衷是好的,但是方法欠妥。光明网上的一篇文章说,政府如果真想抓民生,应从两个源头抓起:一是开源,给低收入家庭和下 岗失业者多些补贴,让他们经得起涨价的折腾;二是从基本生活产品的源头抓起。比如,这次牛肉面涨价是因为牛肉涨价,那就应多支持养牛业,让肉价先降下来。

至于应该如何对待群众意见,经济学者赵农说,在这个问题上政府应该反思。他说:“政府不应该对部份百姓有些抱怨或者呼吁就随便扭曲市场或者是废除市场的自由竞争原则。我认为这是非常不妥当的,因为市场机制远远比价格暂时上涨要重要得多。”

*管的最细的统治者*

在实行改革开放之前,中国除了集贸市场等少得可怜的所谓“资本主义尾巴”之外,几乎所有商品都是国家定价,从自行车、缝纫机等几大件,到油、肉、蛋、粮食、豆腐,都由政府说了算,使中国政府成了世界上管得最宽、最多、最细的统治者。

赵农说,那个时候,政府不但控制价格,还控制数量,“正是因为这种控制价格,形成短缺,最后老百姓不得不凭票购买,导致的后果就是供给减少,质量下降。我也是60年代初出生的人,小的时候都经历过这样的事情,记忆还是犹新的”。

不过在今天的中国,涨价的却绝不仅是牛肉面。中国国家统计局星期四宣布,今年6月份,中国居民消费物价指数同比上涨4.4%,上半年达到3.2%。近年来,医疗、住房、教育方面的收费更是日渐飞涨。

中国青年报上星期在29个省份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90.9%的人对粮油等生活必需品的价格上涨已有切身感受。兰州对牛肉面限价的做法在这次调查中得到81.9%的公众的赞同,其中收入水平越低的人,越倾向于支持政府这种强行干预价格的方式。


来源: BBC中文网
« 2019年4月 »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    

统计

文章:257篇
评论:31条 (0条Spam)
相册:1个 (38张图片)
主题:Nagrand主题

Powered By Dutory,Templated by Nag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