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心圆”论:我对中文互联网的思考

关于互联网的博客,我断断续续写了一年多。在这之前,我几乎从来不写工作相关的文章,只谈风月。(曾经写过几百篇风花雪月的小品文,也叫“麦田的读书生活”系列。哈哈)。在开始写互联网的工作博客后,我对自己其实有一个比较清醒的认识。我认为自己的博客文章,几乎都是“碎片”,反映的是我个人的实践经验和即时的思考;很多时候,这样的“碎片”,其实没太多价值。它仅仅是个人的思考而已。

而最近一段时间,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非常基本的问题:为什么中文互联网和西方互联网不一样?这个问题几乎可以有个等价命题:为什么照搬西方成功网站,到中国往往行不通?——这些问题相当基础和底层,网上相关文章可以汗牛充栋,但是这些文章,并不能解释我个人实践过程中遇到的问题。因此,我需要自己去发现答案。

基本上,我认为我找到了部分的答案。并且,这个答案分为“表层原因”和“深层原因”两个方面。“表层原因”是中国大陆目前还没有形成“公民社会”;“深层原因”是我杜撰的一个词:“同心圆理论”。

一、表层原因——公民社会。

(1)“农民论”不对。一提起中国和西方的不同,很多人都会说我们有8亿不上网的农民等等;这种说法听起来有道理,但细细琢磨还是有问题的:即使排除8亿农民,中国城市人口还有5亿多,这基本上相当于两个美国全国人口;再排除其中2000—3000万城市贫困人口;对于剩下城市人口来说,上网并不是太大问题。所以我们单单看城市人口,中文互联网就应该比美国更强悍;而把两地互联网差异归咎于中国农村人口,显然并不合理。

(2)“低素质论”似是而非。还有一种说法是中国网民素质低,多数网民就喜欢情色相关内容或者八卦噱头内容。这种说法似乎有一定合理性,比如,你去看看搜狗公布的用户查询日志,那里好多关键词都是情色得匪夷所思。但是,这真的只是中文用户的习惯吗?我和何田聊天时,他提醒了我。是的,我们只是没有google的用户查询日志,真的要是有,估计美国用户查询的关键词也有很多情色相关。无他,这是人性,无论中外,基本的人性。此外,有几个例子从侧面可以证明,情色内容和八卦内容是所有人感兴趣的:digg之火,在于希尔顿的裸体事件,此为情色;德拉吉报告之火,在于拉链门事件,此为八卦。所以,“低素质论”似是而非,不能说明中西方互联网差异。

(3)“母语论”有一定的合理性。其实我个人认为,真正对中西方互联网产生差异,有一个因素被忽略,就是“母语”环境。比如,windows,任何一个美国人都知道什么意思,于是能快速建立联想于计算机上;而中国用户,超过40岁的估计有好多人都不认识这个单词——由于软件和互联网充斥着这些英文,这对中文用户理解和使用造成了障碍。

(4)真正的差异是我们中国有的是“群众”,没有“公民”。从社会结构上来说,西方社会结构是一个典型的“纺锤体”,中产阶级占主导地位;而我们的社会结构是一个典型的“金字塔”,人人都想上位做到塔尖,但几乎人人都其实是塔底。更进一步,从个人来说,我们一直的教育使得我们是无社会责任之“群众”,而不是承担社会责任之“公民”——如果用一个互联网应用来举例:BBS是非署名的“群众”应用,Blog是署名的“公民”应用——所以BBS在中国很火;而blog在国内会异化成“徐静蕾模式”。单单从是否署名这么一点点责任,中西方就显示差异。这里,我并非认为我们之成为“群众”完全是个人原因,这是社会文化综合因素造成。比如不愿“署名”,就有当下社会原因,也有中国传统文化中给人“留面子”等等渊源。不管怎么样,重点是我们的用户是“群众”,而不是“公民”。而丰富网络应用所需要的信用基础等等要素,就因此在中文互联网迟迟不能有效建立起来。

没有“公民”的网络环境,不应奢谈web2.0。

二、深层原因——“同心圆理论”

(1)三个圆。第一个圆最大,现实生活中的“人民”;第二个圆略小,上网的“网民”;第三个圆是某网站具体的“目标用户群”。

(2)同心圆。西方网络环境中,其“网民”的圆和“人民”的圆基本同心;而中文网络环境,由于上述“母语”、“公民性”等等问题,使得“网民”和“人民”两个圆不同心。比如,以年龄分布来看,中文“网民”是70%在30岁以下;而中国“人民”30岁以下的比例肯定没这么高。当西方的“同心圆”成立时,做网站就会相对容易,因为网站目标用户群的选择很清晰,一定是瞄准这两个同心圆;而中文网络上,“网民”的圆和“人民”的圆开始就不同心,所以我们做站的时候很痛苦,不知道拿着自己的“目标用户群”这第三个圆去对哪一个。

(3)瞄准“网民”的圆,容易做,但叫好不叫座。从直觉上看,我们应该瞄准网民的圆。其实很多网站都是这样做的,包括绝大多数的个人网站。这种“瞄准”策略的优势在于能快速让网站做起来,但是问题在于缺乏商业模式——因为它不是为现实生活的“人民”服务的。我们以个人网站来举例,个人网站多数的商业收入来源于SP和网站推广。其中后者,是一个纯粹的网络经济,并没有深入现实经济,所以不强壮(比如,你在现实生活中见过有人掏钱买“注册用户”这种商品吗?);而sp这样的商业模式,非常像“脐带”,一定程度有现实商业的特点,但依旧不像真正的现实经济那么强壮——总之,瞄准“网民”的策略,叫好,但是商业上非常艰难。

(4)瞄准“人民”的圆,商业上能做大,但很可能夭折。瞄准“人民”的策略,需要资金和资源实力;否则在前期,根本做不起来——因为这种策略在其前期,特别像“空中楼阁”:你做的是互联网企业,但你不看“网民”,这不找死吗?但如果有资金和资源优势,比如myspac.cn这样的网站,采取瞄准“人民”的策略就恰到好处。而这就是为什么我认为罗川的“沉默的大多数”之定位,比较恰当。(而51.com很明显是瞄准“网民”的策略,这对他们从无到有做网站的背景来说,也是非常恰当的)。

三、结语

“同心圆理论”能解释很多网站发展策略,并且能对新网站运营提供思路,我不再过多举例。归根结底,在中国做网站,真正的问题只有一个:你拿着自己网站“目标用户”这个圆,去瞄准“网民”,还是“人民”?

作者: 麦田 | 链接: 原文地址

英国、俄国、日本、美国——决定中国命运的四个国家

英国、俄国、日本、美国——决定中国命运的四个国家

1840年以来,中国的命运几乎是被英、日、俄、美这四个国家塑造的,但它们分别扮演了不同的角色,对中国的影响有天壤之别。


1、英国——老师。

两次鸦片战争,英国打开了中国的大门,更击碎了中国两千年的迷梦。至今还有人糊涂地把林则徐骂成“千古罪人”,但事实上无论林则徐做了什么,早一天被打开国门的结果,对中华民族来说如论如何也是利大于弊。魏源提出“师夷之长技以制夷”,尽管表明心里还是不服,但好歹第一次承认了西方还是有值得学习的地方了。事实上,从1860年开始,清朝发展近代工业的步伐并不慢,至少不比日本慢,输就输在制度层面尚未得到变革上。而日本的变革,不仅有军事上的,更有政治制度和社会生活方面的,是全面的。

1894年中国人被打疼了,终于知道应该向西方甚至日本学习更多的东西了。官史上说,中国近代史的主题是反帝反封建,但其实应该是学习与如何学习。日本人就是死心塌地向“帝国主义”学习,结果不仅完成了伟大的变革,也一跃成为可以侵略别人的“帝国主义”,哪里还有什么别的“帝国主义”再敢侵略它?中国人自己不争气,却很会找词!没事就知道反帝,却没有志气什么时候自己也“帝国”一把,那才叫真本事。不过,中国人最终也玩上了什么“主义”,而且据说是最高级的!学习西方主流文明,会被一些畜生和苍蝇骂成“洋奴”,但不知现在把这个东东都学成了“原则”,就不是洋奴了?

1949年以后,中英之间还有两件重要的事情:一是新中国建立后,作为二战的胜利者、联合国的五大常任理事国之一、西方世界的老二,英国主动要求与中国建交;二是1997年,英国把一个自由民主富强的香港归还给中国。在交接仪式上,查尔斯王子似乎还难过而语重心长地说了一些什么话,但恐怕国人是不记得了。但我们能够看到的是,有几个香港人真的愿意结束这万恶的“殖民统治”?


2、俄国——强盗。

近代以来,对中国最歹毒的,不是日本,而是俄国。一部近代中俄关系史,其实就是一部沙俄侵华史。沙俄通过一次次武力入侵和一个个不平等条约,从中国掠夺了 150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这块相当于新疆大小的土地几乎占中国今天的六分之一。如果再加上被他们裹挟走的156万平方公里的外蒙古,那么被他们拿走的国土就相当于今天中国的三分之一了。更要命的是,日本人占的地,最终都吐了出来,而俄国人弄走的却永远也拿不回来了。

俄国自1917年革命以来,对中国到没有再进行武力侵略并直接掠夺土地了,而采取了在中国扶植亲苏派为其服务的做法。他们并不是为了输出什么“主义”和 “革命”,出发点仅仅是其民族利益。为此,当他们要在中国建立共X党时,最先找的是孙中山、吴佩孚和陈炯明这些有实力的大碗,最后实在没辙才找的陈独秀和李大钊这两个白面书生。没有苏联的支持,孙中山根本无法在广州东山再起,也根本不会出现那个为国民党塑造了一支强大的武力黄埔军校。不过,1927年到 1949年,国民党要为苏联曾经给予的帮助还债。是债早晚要还的。其实,1924年孙中山的联共就已经开始还债了。1945年同意苏联出兵东北,事实上是美国和老蒋的短视,这个债只好拿整个中国来还了。

俄国像个强盗,抢了我们的东西,拍拍屁股就走了。而我们至今也无可奈何,甚至无处申诉。


3、日本——罪犯。

通过1894年的甲午战争,日本拿走了中国的台湾。1904年,日本打败了俄国,确定了独霸中国东北的态势,直至30年代满洲国建立,彻底把中国东北和河北一部拿走了。1937年中日爆发全面战争后,日本既无法征服中国,却又向美国发起了自杀式的进攻,最终被美国人一手摁死。最终,二战培养出比日本更强大的美国和比德国更强大的苏联,日本出局了,日本夺走的台湾和东北也乖乖地归还了中国。最终的结果是,日本替中国看护了东北,假如没有1904年的战争,也许中国东北将成为俄罗斯的永久领土。至今东北的老人仍然在念叨“大鼻子(俄国人)坏,小鼻子(日本人)好”看来也不是没有道理。

日本在中国的所作所为都像一个罪犯,最终被强大的司法机关收监并改造了。不过,他们认罪态度并不好,甚至至今还不向中国这个受害者道个歉。


4、美国——朋友。

近代以来,直至1949年,美国对中国,始终都很哥们,甚至可以说是中国的恩人。从“门户开放”政策避免中国被瓜分,到退还庚子赔款帮助中国建立至今也是 “拿摩温”的清华大学;从无私帮助中国抗日,到拉扯中国成为联合国发起国和常任理事国。这一桩桩一件件,可以用一句“帝国主义”来概括吗?

事实上,在对华问题上,美国从来都没有处心积虑蓄意占便宜,反而处处表现出幼稚和天真,像一个无知的孩子。这里有一个最著名的事例,那就是赫尔利使华。

1944年,抗日战争乃至整个世界反法西斯战争都濒临胜利了,美国总统派特使赫尔利到中国,想让国共双方达成和平。在重庆,老赫与蒋介石完成了一个协议草案。11月初,老赫拿着这个草案来到了延安。老赫出身是一个西部牛仔,非常喜欢出风头,为人狂妄轻率。为此他一到重庆,他的美国同胞就送给他一个外号—— “纸老虎”。看来,这个名词不是毛的发明,而是美国人的。在延安,毛给了老赫很高的礼遇,当天晚上举行了盛大的宴会,老赫成为上宾。老赫情绪激动,张牙舞爪,不时发出“耶呼”的印第安人的吼叫声,这种举动让毛对他非常轻蔑。毛很快就知道了牛仔的斤两,三忽悠两忽悠,就把老赫搞懵了,11月10日,毛与赫草签了一个对中共极其有利的新协议。这个名为《中共与中国政府的基本协议》的新协议,要害是把国民党和国民政府区别开来,把国民党与共产党及其军队放在平等的地位上处理问题。

老赫兴高采烈地拿着新协议回到了重庆,却不成想老蒋一看顿时鼻子都气歪了!我想老蒋当时在肚子里一定骂了无数声“娘希皮”,这帮傻来美太不了解中国了,净帮倒忙!直到此时,老赫根本不懂毛草案与蒋草案的原则区别,还以为“使共产党签订协议,将他们武装部队的控制权交给国民政府的唯一文件。”

可见,美国人那时根本不主张中国内战,他们甚至不知道一个所谓的民主协议会对谁更有利。当中国人的内战不可避免之时,他们选择支持老蒋。因为他们最终明白,老蒋的政府虽然腐败头顶,但好象还是离自由社会更近一些。

整个50、60年代,中共与美国交恶,但苏联人也没高兴几天,最终它的强盗本性,让中共与之分道扬镳。中共最终还是找到了美国人。事实上,中国今天的一切都是与美国和解所带来的。


周舆于天津蛰居斋
2007年6月5日中午

作者: 周舆 | 链接: 原文链接
« 2007年6月 »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统计

文章:258篇
评论:31条 (0条Spam)
相册:1个 (38张图片)
主题:Nagrand主题

Powered By Dutory,Templated by Nag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