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落格貼歌違法!高職生判刑5月

编者按: 由此看来, 音乐版权意识离台湾民众同样相距甚远, 法律的执行不过刚刚起步. 至于大陆, 在可预计的将来, MP3还注定是免费的午餐. - By haphic

記者:李御榮

在部落格分享音樂MV,小心觸法!台北市一名高職學生,把網路下載的影音檔,下載到落格讓網友欣賞,卻被法院認定侵權,判刑5個月,易科罰金15萬元,成為國內「貼歌遭判刑」的首例。

原本單純分享音樂,卻被控侵權,遭判刑,孫同學是國內首例,他到現在還是覺得「有那麼嚴重嗎?」

遭判刑學生:「就是想說也讓網友認識這首歌,或是這個歌手而已,然後普通也是一堆人分享這些音樂和影音,也不是只有我一個,我只是把音樂放上網路,也沒想過會那麼嚴重。」

去年12月,國際唱片交流基金會,IFPI,發現他的部落格上貼了將進近400首國內外流行歌,報警處理,法院依違反著作權法,判刑5個月,易科罰金15萬元。

只是,這樣的分享動作,網路上非常普遍,以孫同學張貼音樂的無名小站來說,隨便以關鍵字「音樂」搜尋,就能找到一堆「歌曲分享」,連YAHOO奇摩的部落格,也到處都是轉載來的音樂和MV。

如果說,部落格裡放音樂分享是違法,恐怕怎麼舉發都抓不完,到底侵權的界線在哪裡?法律留下的灰色空間,實在讓民眾,摸不著頭緒。

来源: 未知

小骂大帮忙——拥毛正中权贵下怀

在网络上,有个现象颇为有趣,那就是拥毛的言论往往会被保留,而自由主义的言论会被无情地封杀。

必须承认,当今中国的拥毛派对现实也是不满的,因而他们怀念毛及毛时代,并以此寄托了他们的变革诉求。他们以为,只要当权者能像毛那样,只要体制能像毛时代那样,中国就万事大吉、天下一统了。

而自由主义者,对现实当然是不满的,但他们的变革主张却不像拥毛派那样激进,他们主张一种温和的渐进的但必须是真实的民主进程。但有趣的是,对毛三呼万岁、磕头膜拜的言论大行其道;而讲讲自由和民主的ABC,不仅会被愚民骂,同时也会遭到封杀。这是为什么呢?权贵们为什么不怕激进的拥毛派,而却跟温和的自由主义过不去呢?

其实,答案很简单。拥毛派正是以拥毛的主张,显示了他们的愚昧。他们的愚昧就体现在他们还怀念毛时代的体制,这说明他们连毛时代的根底都不理解,他们还能理解什么?他们还能理解现在?他们还能瞻望未来?

而自由主义,才是真正出圈的。无论自由主义的言论是多么温和,它都是最让权贵感到威胁的!自由主义是中国的唯一出路,是唯一可以给中国带来最伟大变革

说到根本,拥毛者,无非是还想做奴才,无非是想把奴才的位子坐稳了。而自由主义者呢?他们不想再做奴隶,而想做一个堂堂的自由的人!自由主义者与拥毛者的高下、分别就在这里。

也就是说,拥毛者仅仅是奴才式的不满,只要求换一个所谓的“好”主子,他们其实是权贵的难兄难弟。而自由主义者,则要求改变体制,让中国进入到一个没有主子和奴才的自由社会,他们是骨子里渴望自由的人——两千年的专制主义并没有毒化他们的血液和灵魂。

这样说来,拥毛者就是一群无知而可悲的奴才!因此,权贵们对他们有什么可惧怕的呢?只要不骂得太出圈,是允许他们继续骂的,因为他们的主张并没有破坏现有体制的合法性,在根本上反而为这种体制的合法性添砖加瓦呢。

拥毛者,就像是《红楼梦》里那个骂骂咧咧的焦大,也就是洒洒酒疯,最终被塞了一嘴马粪;而自由主义者,则像宝玉,他才是彻底的批判者,知道现实中的一切都无法挽回这个末世,他只好出家了,要寻找一条新路。

写到这里,我相信,拥毛派的愚民们是听不懂的。否则,中国早得到新生了!


周舆于天津蛰居斋
2007年5月12日晚8时

作者: 周舆 | 链接: 原文链接

伟人的话,一万句顶得了一句吗?

和讯越来越有趣了,像《“伟人的话,一句顶一万句,句句都是真理”吗?》这样的文章也能捧上历史聚焦。

像“伟人的话,一句顶一万句,句句都是真理”这样的谬论还需要驳斥吗?还值得洋洋洒洒地写篇文章吗?

其实,现在连最死硬的拥毛派,也会很“客观”地说:“MAO固然很伟大,但也不是神仙,也会犯错误。他老人家说的话,当然也不是一句顶一万句,句句都是真理。对伟人的言行,我们要事实求是地进行分析,要客观对待。”这本是连拥毛者都明白的浅显道理,真不知某些“启蒙者”为什么还要在那里空费口舌。这样的文章,估计连拥毛者派也得笑掉大牙。

要俺说,伟人的话,在很多时候,非但一句顶不了一万句,而且往往一万句也顶不上一句真话。比如,在庐山会议上,MAO说了很多,何下万句?但当彭德怀到湖南视察时,有个老农交给他一个纸条,上写:谷撒地,薯叶枯,青壮炼钢去,收禾童与姑,来年日子怎么过,请为人民鼓咙呼!当MAO从彭老总进呈的书信中看到这句真话时,他如何还能坐得住?

值得追问的是,为什么天下饥荒的实情不能及时上达天聪?为什么伟人听到了真话,不反省自责,悬崖勒马,反而勃然大怒,一意孤行?这些问题才是值得我们追问和研究的!

现在,还有人再思考伟人的话是不是一句顶一万句, 我真的怀疑从1976到2007的时间真是白过了!

以这样的思想水平,还去批评拥毛派,是五十步笑百步,还是一百笑五十?


天津周舆于蛰居斋
2007年5月15日上午11时

作者: 周舆 | 链接: 原文链接

一定要学好普通话...汗!

  一个骑兵在作战中不幸被俘。
  “我们会杀掉所有俘虏,”
  敌军首领对他说:“不过由于你在作战中表现英勇,令人佩服,我可以三天后再杀,在此之前满足你三个要求。现在,你可以提第一个要求了。”
  骑兵想也没想,说:“我想对我的马说句话。”
  首领答应了,于是骑兵走过去,对他的马耳语了一句。
  那马听了后,长啸一声,疾驰而去。
  黄昏时分,马回来了,背上驮着一个漂亮女郎。
  当天晚上,骑兵便与女郎共度良宵。
  首领啧啧称奇:“真是一匹神奇的宝马!他说:“不过,我还是要杀你。你的第二个要求是什么?”
  骑兵再次要求和马说句话。
  首领答应了,于是骑兵再次跟马耳语了一句,那马又长啸一声,疾驰而去。
  黄昏时分,马又回来了,这次背上驮的又是个女郎,比上次那个更加性感动人.
当天晚上,骑兵与这位女郎又度过了欢乐的一晚。
  首领大为叹服:“你和你的马都令人大开眼界,不过明天我还是要杀你,现在你提出你最后一个要求吧。”
  骑兵想了一下,说:“我想和我的马单独谈谈。”
  首领觉得很奇怪,不过还是点头应允,带着随从离开了,帐篷里只剩下骑兵和他的宝马。
  ……
  骑兵死死地盯着他的马,突然揪住它的双耳,气冲冲的说:“我再说一遍,带一个旅的人来,不是带一个女的人来........

来源: 未知

笑话: 韩复榘演讲

韩复榘演讲

  一次,前山东省主席韩复榘挺胸凸肚出现在齐鲁大学校庆演讲台上。未开口倒也威风凛凛,大有学界泰斗之状;口一张,原形毕露,信口雌黄,粗俗不堪。搞得满座师生愕然,哗然,昏昏然。请听:

  "诸位,各位,在齐位:

  "今天是什么天气?今天是演讲的天气。开会的人来齐了没有?看样子大概有个五分之八啦,没来的举手吧!很好,都到齐了。你们来得很茂盛,敝人也实在很感冒。……今天兄弟召集大家,来训一训,兄弟有说得不对的地方,大家应该互相谅解,因此兄弟和大家比不了。你们是文化人,都是大学生、中学生和留洋生,你们这些乌合之众是科学科的,化学化的都懂七、八国的英文,兄弟我是大老粗,连中国的英文也不懂。……你们是笔筒里爬出来的,兄弟我是炮筒里钻出来的,今天到这里讲话,真使我蓬蓖生辉,感恩戴德。其实我没有资格给你们讲话,讲起来嘛就象……就象……对了,就象对牛弹琴。

  正当听众哭笑不得之时,他又提示性地交代:

  "今天不准备多讲,先讲三个纲目。蒋委员长的新生活运行,兄弟我双手赞成,就是一条,'行人靠右走'着实不妥,实在太糊涂了,大家想想,行人都靠右走,那左边留给谁呢?

  "还有件事,兄弟我想不通:外国人都在北京的东交民巷建了大使馆,就缺我们中国的。我们中国为什么不在那儿也建个大使馆?说来说去,中国人真是太软弱了!

  第三个纲目讲他的进校所见,就学生的篮球赛,痛斥总务处长道:

  "要不是你贪污了,那学校为什么这样穷酸?十来个人穿着裤衩抢一个球像什么样子,多不雅观!明天到我公馆再领笔钱,多买几个球,一人发一个,省得再你挣我抢。

  "三个纲目"讲完,韩主席扬长而去,但不知"靠左走"是否能找到他的官邸


来源未知

请问,我该怎么称呼你?

编者按: 我看文章有个习惯, 看过题目之后先按照我的思维去预想一下文章的内容, 然后再和作者的观点对照(我的这种习惯经常被标题党利用, 所以我对标题党恨之入骨, 标题党严重的地方绝不再去). 这个文章的立意相当新颖, 从题目和开篇来看似乎在揭示着某种深刻的问题. 然而越看越令人失望, 看到文末几乎是绝望了. 因为作者的想法和我的思维方向全完是相反的.
其实不仅是如何称呼对方的问题, 如何称呼自已也成问题, 在下? 鄙人? 这些称呼在士林阶层几乎维持了两千年不变, 但今谁要这么说, 那真是笑话. 可能只有"老子","大爷"之类才是贯古通今. 造成这种变化的是三百年来, 特别是近几十年思想文化的急剧动荡. 动荡越大的地区这种现象也越严重, 甚至出现跳跃和往复. 另外在古代中国, 平民阶层和士林阶层有着巨大的隔阂, 一个农夫可能完全听不懂一个书生在说什么, 这种特有的奇怪现象在近现代被抹平的过程也会在相当程度上造成称呼的为难.
所以关于"我该怎么称呼你"这种问题只是一个诸多因素作用的结果, 就它本身而言, 可以说明问题, 却基本无法解决, 更无法用它来解决其它的问题. 原作者的结尾无疑是可笑的, 有关部门规定大家见面都要背一段毛主席语录的年代估计谁也不会为如何称呼对方累着, 脑子里都在想该背哪一段呢! - by haphic

  请问,我该怎么称呼你?

  先生、大哥、师傅、兄弟、同志、大妈、大嫂、小姐……每次遇到要打招呼的人,我总是要思考如何称呼的问题。

  说来可笑,有五千年文化的文明古国,有源远流长历史的礼仪之邦,连最基本的"称呼"也成了问题!

  事实确实如此。以前,我们时兴称同志,也不管是否志同道合,还是男女老少。可是,结果不妙。现在,同志一词竟然跟同性恋挂上钩了,谁还敢叫啊?改革开放后,小姐一词开始流行。管她是花季少女还是龙钟老太,白领丽人还是风尘女子,一律奉上尊贵的小姐头衔。小姐满天飞的直接后果,就是--居然跟色情沾上了边!

  没办法,我们只有在"传统文化"里去寻找了。教育小孩时,我们就告诉他:遇到比自己小的就叫弟弟妹妹,遇到比自己大的就叫哥哥姐姐,再大一点的就叫叔叔阿姨,更大的就叫婆婆爷爷。小孩到是一教就会,可是,突然发现,我们自己的称呼呢?怎么都那么别扭?没办法,我们只有向孩子学习了,也跟着孩子这样称呼。于是乎,走在大街上,满耳听到的都是叔叔、阿姨、大哥、大嫂、婆婆、爷爷……不熟悉国情的人还以为咱中国人都有亲属关系呢。这可是婚姻法明文禁止的--近亲结婚!

  另一个问题接踵而至,真正的叔叔阿姨、大哥大嫂们又如何称呼呢?如果也是同样称呼,那又如何区分?是否在每个称呼的前面加上一个"亲"字?亲叔叔?亲阿姨?亲大哥?亲大嫂?

  领导致辞,都有一大段称呼语:各位领导、各位来宾、朋友们、同志们、女士们、先生们……其实,各个称呼多有重复,但,没办法,为了照顾方方面面。

  到餐馆就餐,称呼也是个麻烦事,遇到女的服务员,喊服务员吗,现在不兴这个,喊小姐吗,有色情嫌疑,喊小妹吗,有的年龄偏大。遇到男的服务员,干脆就叫小伙子!当然,遇到年龄大的,我也不知咋办了,只能用"喂"这样的不礼貌用语代替了。

  称呼的混乱,不止关乎礼貌问题,还直接体现国民的素质。试想,我们要尊敬一个人,如果称呼都滥用,又如何体现尊敬呢?记得老板一词兴起来的时候,人们也像捡到珠宝一样兴奋,是人都送上一顶老板的桂冠,结果呢,现在老板已是遍地都是,但尊敬二字显然已经谈不上了。然后是经理,总经理、董事长……所以,有人就变聪明了,反正中国人喜欢乱用中国字,那就不用中国字得了,干脆就叫CEO,到目前为止,好像这个词还基本上保持了它的本义。

  称呼应该是有特定含义的,如果谁都一样,那还需要称呼干什么,不如就直接叫"人"得了,或者叫"两足直立动物"算了。太平天国的洪秀全,有一天也是突发奇想:天下男子皆称兄弟,天下女子皆称姐妹。结果被曾国藩逮着漏洞,这岂不是成了无君无父无母之人了?我们的称呼的滥用已非一朝一夕,从同志到小姐,滥用的结果是词义发生根本的变异。现在,我们仍在做着同样的事情,若干年后,谁敢保证大哥、大嫂、叔叔、阿姨等等词语意思不会发生变异--前车之鉴嘛!

  因此,在此呼吁,希望我们的有关部门,在规范行为习惯、汉语语言的同时,不要忘了,应该规范一下我们的称呼。否则,若干年后,可能我们真的不知道该怎样称呼了,届时,有可能,十多亿中国人,瞪着对方,张开嘴巴,说出来的都只有一个字:"喂!"那可就真的贻笑大方了!

作者: 重庆二棉中学 [EMAIL=xiehua_@126.com]谢华[/EMAIL] | 链接: 原文地址
« 2007年5月 »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统计

文章:257篇
评论:31条 (0条Spam)
相册:1个 (38张图片)
主题:Nagrand主题

Powered By Dutory,Templated by Nagrand.